陈琨 山阴路上的跋涉者
作者:李元红
2017-12-25 16:27:41

demo.jpg

山阴路上,从古至今有着无数跋涉的人们。陈琨,就是山阴路上一个坚定的跋涉者。

demo.jpg

1600多年,一个惠风和畅的日子,一群文人好友,聚于绍兴会稽山阴之兰亭,流觞曲水,饮酒赋诗,畅叙幽情。酒酣兴发之际,王羲之挥毫为之作序。不经意间,诞生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

山阴路上,从此耸立了一座丰碑。

demo.jpg

其实,书者,似乎也是有捷径的,不必非要这么辛苦。君不见,诸多聪明者,翻翻名家字帖,稍微练上一练,便以书法家自居。然后龙飞凤舞,行走江湖,竟也常常赢得热闹的掌声,赚些银两。

demo.jpg

陈琨,却选择了一条艰苦的路途。多少年来,他就是默默地临池学书。不张场、不喧哗、不吹牛、不扯皮。他住在城里,门前没有池水。如果在他老家,应该也是池水尽黑。他是一个地道的传统与经典的朝圣者、敬畏者。经年累月,他一门心思地从《兰亭序》到《圣教序》、《十七帖》、《王羲之尺牍》,循环往复,心摹手追,潜心临习。然后,沿着这条脉系,又从孙过庭到颜柳欧褚,到苏黄米蔡。十数年如一日,如痴如醉,无怨无悔。他在这条漫长而又神奇的山阴路上,筚路蓝缕,一路前行。陈琨是个下功夫的人,对偷懒耍滑者向来颇为不齿。对那些江湖字、工艺字,不愿下功夫临帖之人也很不以为然。他认为,书法,首要的是,向古人学习,向经典学习。在学习和继承的基础上方谈得上创新。

demo.jpg

人磨墨,墨磨人。真正的临池学书之人都知道,没有十数年的功夫,岂敢造次。明代项穆《书法雅言》中说:“若逸少《圣教序记》,非有二十年精进之功,不能知其妙,亦不能下一笔,宜乎学者寥也。此可与知者道之。”傅山先生在晚年曾回忆说他八九岁开始学习书法,至七十七岁还临池不辍,临帖活动伴随了傅山近七十年,影响着傅山每一次书风的转变。可见,临帖是一个书法家必备之功课。那些偷懒耍奸者,往好里说,是无知者无畏。不客气地讲,是人品有问题,必是欺世盗名之徒。赵孟頫在《兰亭十三跋句》中就义正辞严地讲到:“右军人品甚高,故书入神品。奴隶、小夫、乳臭之子,朝学执笔,暮已自夸其能,薄俗可鄙。”

demo.jpg

书法之有“家”,纯属今人新造。帝制时代的书者,既便自成一家面貌,也鲜有以书法家自称者。对他们而言,写字是自我修养,而非一种独立职业。王氏父子、颜欧柳赵、苏黄米蔡,或将或相,或儒或释,虽然笔力登峰造极,却无一以书法为终生职志。

陈琨,字端阳,笔名迟彻、中条山人,斋号孵石馆主。祖籍河东平陆,作为晋陕豫“金三角”的一角,那里曾是黄河文明的发祥地,自古以来人文荟萃。流风所至,余韵犹存,对书写的重视,至今仍堪称当地的一种重要“民俗”。生长于这样的濡染熏陶之中,陈琨先生虽不以书写为专职,但笔砚耕耘十数年,从未稍有倦怠,孜孜汲汲,遂成今日。加之,他在省城党政机关、教育文化、新闻媒体等工作岗位上长期的历炼、感悟与淬砺,陈琨愈发的成熟、自信和坚毅,其心路历程、生命体悟、价值取向,尽情反哺于其书法的临写、研究、创作中,使其书法作品更具有了较深的思想与情感的内涵与气质。

demo.jpg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数年来的潜心苦练,不经意间,陈琨的书法已渐臻佳境,其书,有帖味足,尚古意,已初具二王之风貌。陈琨以楷书、行书、行草为主,他的作品典雅纯正,清峻舒朗;笔法精到,墨色纯厚;讲求法度,韵含古雅,具有一定的功力。在其作品的字里行间,可以明晰地看出陈琨在用笔、墨色、结体诸方面的执着、严肃和一丝不苟,也可以切实感觉到他对经典与传统至高无尚的敬畏与追崇。

demo.jpg

陈琨是一个对待自己极为苛刻的人,或者说是一个不知疲倦地追求完美的人。其实,书法作品,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每幅作品,理论上讲都不可能尽善尽美,完美得挑不出一点瑕疵。这就给他在创作中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当然也是他在辛勤与痛苦的不断循环往复中,得到升华、快乐与享受的过程。一个真正的书法家,在创作作品中可能都会程度不同地有此经历和感受。陈琨是出了名的细腻、认真,讲究出处,他每创作一幅作品,特别是参展作品,总要写个三五遍,甚至十几遍,绝不苟且。直写到纸墨满地,大汗淋漓,似乎仍感不尽如意。因为,每幅作品只能接近于完美,而永远不可能达到完美。他总是在精疲力竭之余,选择一两幅自己相对满意的作品。

demo.jpg

如此日复一日的浸洇中,陈琨的书风由一变而再变,自有法而无法,从随心而至于无心。近年来他还创作了不少写经作品,似有陶渊明一般欲辩忘言的真意,亦似有弘一大师无倚无著的清虚。书者35米长的《金刚经》长卷,以及用正楷、行楷书写的各种经书,给人以较强的视觉冲击,洗尽铅华,不事机巧,看似自然所然,无法无我,然细究之,却是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此类佳构,比比皆是。

demo.jpg

大凡学书之人,都有一个入帖与出帖的过程。未入门的难于掌握笔法,登堂入室的又苦于依人作嫁,难为出路。如果要说美中不足的话,我个人感觉,陈琨兄今后还要进一步在融汇百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上下功夫。这是书法人追求的更高境界,相信陈琨兄定会在这些方面有大的突破。

demo.jpg

山阴路上,陈琨是一个虔诚的修行者,也是一个快乐的采摘者。在这条茂林修竹、清流激湍的山路上,他付出了辛勤的努力和晶莹的汗水,但也欣赏到不为常人所能看到的旖旎风光。还有,更为重要的是,在这条美妙的山路上,陈琨兄挥毫泼墨、引吭高歌,不断绽放自己艺术的绚丽、人生的精彩。

山阴路上,我们期待着一个更加精彩的陈琨。


个人简历

陈琨,字端阳,笔名迟辙、孵石馆主、湖岸高屋人、中条山人等。1958年5月1日出生,籍贯山西平陆。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程度。现供职于太原日报社行政管理。

太原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现任太原日报社书画院秘书长、中国楹联艺术家学会会员、山西省楹联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兼书艺委员会副主任、山西省扶贫书画院副院长、山西省老年书画家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山西省农民书画研究院理事、太原市老年书画协会副主席等职。从事书法临习摹练二十余年,楷书临摹欧阳询、董其昌、赵孟頬等名家名帖,行草法从“二王”、兼临怀素、孙过庭、赵孟頬笔法,尤以二王《圣教序》、《兰亭序》、《十七帖》为主攻方向,坚持不懈,收获颇丰。作品曾入选参加中国楹联学会组织的“‘关公文化’书画全国巡展”、全国媒企书画院联盟组织的“第一届大美中国梦书画全国巡展”、中国报协组织的“纪念长征胜利全国书画展”、“中国第二届茶文化书画展全国巡展”等,省内书展十余次。许多作品在全国文化长廊、寺庙、旅游景点刻匾悬挂或被许多佛教圣地馆藏。

demo.jpg

[编辑:耿香华  责编:唐小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