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世同堂进春天
作者:段金林
2018-04-08 18:04:10

春天已经耀武扬威地粉墨登场了,先是打春,后是过小年,接着又是大年,热热闹闹的大年刚过完,又迎来红红火火的元宵节……这一拉溜的节日,标志着春天真的到来了。塞北的春天从冰天雪地走出来,其实挺不容易的。整个大地穿着厚厚的白色铠甲,要穿透它,迎接明媚的春天,那是何等的艰难,这如同婴儿从母腹中穿越而出。从这一点上讲,春天的本质属于孩子,也难怪人们称春天像孩子一样可爱。

正是春天到来的时候,我的孙女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年近百岁的老爹老妈眉眼里全是笑,乐呵呵地说,做梦都没想到,能五辈子人共度春天。

春天和孩子有一种物种属性上的亲和力。父亲和母亲把孩子看作春天的幼苗和花蕾,觉得春天给他们带来无比的乐趣和喜悦,连声说,春天到,孩子笑,世上的一切在他们的眼里全变了色调。

屋顶的积雪融化了,滴落着银亮的水珠,齐刷刷地落在地上,像小铃铛有节奏地响着,父亲说,那是送给童孙子的小铃铛。

demo.jpg

《晚年乐》  版画    黄永玉

鸟儿一大清早就唱着歌儿飞来了,落在树枝头,吱吱喳喳地欢叫着,母亲又说,那是鸟儿送给童孙的动听歌谣。

面对整个春天,他们望着春天的光亮,听着春天的声音,闻着春天的气息,觉得整个春天就是一幅图画,就是一支乐曲,更是一缕芬芳,顿觉自己的心性和孩子贴近,自己的灵魂和孩子融通。是那般的新奇,是那样的轻盈。

往年这个时候,树木在父亲母亲的眼里是干枯皱裂的,今年他们再看那些树木,却已经大变了样,虽然还没泛出绿色,吐出花蕾,在他们的眼里却有了嫩嫩的黄,淡淡的绿,再看大地,也露出许多小小的脑袋,轻轻从枯草中冒出芽,模样是那样的俊俏,像足了童孙的样子。

往日看天上的云总是灰沉沉的,一片阴蒙蒙的样子,今年再看天空,觉得整个天空是那般开阔蔚蓝,很难再找到几片云朵,即使有零星的云朵也是躲在天边的角落里。

阳光洒在身上,父母亲也觉得很温暖惬意。父亲说,那是童孙身上的阳光,传递赋予了他们,才使他们有了春天般的活力,孩子般的生机。人们看景物,看世界,总会和心情牵挂在一起,心情的变化一直影响着心目中的景色。好心情闻出的味蕾总会甜如蜜汁,好心情赏出的景色总会明媚如画。在父母亲的眼里,今年的春天,早早的山绿了,水清了,天亮了,樱桃花也更鲜艳了,这一切的变化,都来自五世同堂过春天。和孩子同度春天,春天才有神,才有魂,春天才会变得隽永深长,耐人寻味,更加有意义。

所以人越老,越呵护孩子,这才有了俗语:宁欺白头翁,莫欺鼻涕虫。这里的鼻涕虫指的就是少年儿童。因为少年儿童能给老人快乐,能让老人久久地生活在春天。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