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地地道道的匠人
作者:王秀丽
2018-04-08 18:04:10

有这样一群匠人,他们全力以赴,一辈子只干好一件事。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匠人。他叫王士学,今年65岁,从16岁开始在学校学习木匠。当时学校学工学农,有木工组。一开始父亲只是好奇,每天放学背着书包,在木工组看木匠师傅如何把一块木头变成一个板凳、一张桌子。等师傅们都下班走了,父亲悄悄地拿起锯,尝试着自己锯断一根木头,举起刨子,一遍又一遍地推平一块木板。冬日的校园静悄悄的,只有风声伴着父亲的拉锯声、推刨子声。父亲对木工活竟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常常自己刻苦钻研,无师自通。父亲正式加入木工组不久,由于表现出色,被学校任命为木工组组长,当时的木工组就以父亲为主。初中一毕业,父亲就走上了社会,想不到他热爱的木工活,成了他一辈子的职业。

小时候每到腊月二十八九,家里屋里地上都是一地的锯沫子、刨花子,父亲要干到后半夜2点多钟,要为村里人在春节前把板凳、地桌赶制出来,春节好用。看别人家要过年了,家里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自己家里弄得乱七八糟,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对父亲说:“都要过年了,不能不做吗?”父亲说:“乡里乡亲的,人家说过年来客人着急用,就是不睡觉也得给人家做出来,别说给钱,就是不给,也得做。”这样的情形延续了许多年,后来我渐渐习惯了。因为父亲平时都是盖房子、打家具,一年365天没有闲着的时候(除了春节)。这些小活,只能是春节前的间隙做,起早贪黑地为人家赶活。父亲说,自己家里弄得乱点,别人家能开开心心地过年,不挺好吗?

就这样父亲一干就是49年,其间有很多次机会,朋友找他一起出去做生意,都被他拒绝了。做生意的人后来都有钱了,我问父亲:你不后悔吗?父亲说:我喜欢干木匠活,离不开这行,不后悔。他不仅自己干,还把这项手艺传给了我的两个弟弟。

demo.jpg

《方寸刀下留情世界》 漫画  王俊平

父亲收了30多个徒弟,他对徒弟的要求近乎严苛。我曾亲眼看到,父亲把一个徒弟已经做好的一张桌子用斧头一劈两半——不合格,重做。在他的严格要求下,他的弟子们如今遍布全国各地建造高楼大厦,个个都是能工巧匠,独挡一面。

父亲普通而平凡,我不敢说父亲是大国工匠,但在我的家乡台屯乡24个自然村18000人,没有不认识父亲的。每个村子都有父亲盖的房子,打的家具。直到现在,来找父亲干活的人仍然络绎不绝,需要排队等候。

说起家具,我现在仍然用着初中一年级时,父亲用手工给我做的写字台,搬了几次家,它依然如故,而我自己在家具店里买的家具,只搬了一次家,就已经支离破碎,这就是纯手工和机器加工的差别,那些从工匠手中出来的物件,都浸透着他们的汗水,带着他们的体温,那些物件的背后,都闪耀着他们的钻劲,认真的工匠精神的光芒。

干好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一干就是49年,那一斧一凿,一锯一刨,一锤一线,都凝聚了父亲深深的情感。我问父亲,都多大岁数了,别干了,缺钱吗?父亲说,就是喜欢,无关金钱。

盖最好的房子,打最好的家具,用手拿过来一块木头,用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松木、榆木还是杨木,纯手工做的家具打的卯,严丝合缝……我想说这就是工匠精神吧!

父亲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匠人,热爱他的职业,热爱他的父老乡亲,用他的手艺在我的家乡盖起了一座座漂亮的小楼,楼的造型独特、古朴、典雅,使家乡越来越美。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