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兄弟
作者:林柱
2018-06-15 14:51:47

demo.jpg

柱子,我亲爱的战友,亲爱的兄弟,很久未曾提笔,觉得笔头有点生涩,但此刻的思绪却如同泉水般汩汩涌动。

你下午的那个电话,勾起了我太多对军营生活的回忆。“慧慧,你还好吗?我昨晚梦见你了。”你惯有的、充满温情的问候方式让我热泪盈眶。早已习惯了将自己脆弱的内心裹得严严实实的我,却在今天,任由眼泪决堤如潮。是你,亲爱的战友,触动了我内心最为脆弱的心弦。

柱子,你在电话中说,你想念我们的战友,想念我们的连队,可谓魂牵梦萦。是啊,我又何尝不是,在那绿色加方块的世界里有着我们太多的眷恋。

还记得吗?军营生涯的第一次拉练。凌晨四点,我们营六个连队同时出发,到黄浦江渡口一个来回,要求必须晚上八点之前归队。女兵们恨死了连长,因为我们身上背负的东西只比男兵少了一杆枪和两颗手榴弹,其余一视同仁。向来文弱的我,没走完一半路程就已经气喘吁吁,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要走完全程,真的是体力和毅力的双重考验。当时真想自己能轻装上阵,我不想掉队,更不想因为我一人而影响整个连队的成绩。柱子,是你和陈胜在浩浩荡荡的大部队中找到了落在最后的我,你说:“慧慧,一定坚持住,你决不能落下,你身上的东西我们来背。”看着你黝黑的脸庞上沁满了汗水,几十斤的负重早已使你俩的衬衣湿透。看着我为难的表情,陈胜笑着说:“相对你而言,我们可称得上是骆驼,来吧,绝对没事!”充满鼓励的眼神使我不再拒绝,也让我读懂了那份诚挚的友情。

就是在你和陈胜的帮助带动下,我们在晚上八点之前最后的几分钟里赶回了连队。柱子,你可知道,那一次的拉练使我深切体会到了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战友之情的弥足珍贵。

还记得吗?在那次部队大比武中,我伤得不轻,住进了医院。念念他折叠了一大瓶幸运星放在了我的床头,里面有他亲手在玉石上刻的“祝你早日康复!”还有小雨,就在我住院的第二天,捧着一大束鲜红的康乃馨来到我的病床前,小雨说:“慧慧,你知道我是怎么请假来的吗?我跟连长说,我心脏早搏,要去医院看病,连长居然相信了,哈,其实,我连什么是早搏都不知道!”傻小雨,可爱的小雨呵,一向爱兵如子的连长怎会相信一顿能吃三碗饭、身强如牛的小雨心脏会有问题!而你,柱子,你送我了一本《安徒生童话精选》,你说多思多虑不利于养病,要把一切的病痛与不快情绪置于脑后,拥有一颗孩童般的心最重要。这本童话选,至今仍放在我书架的醒目位置。从受伤到康复,整整两个月。当时的你们,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还记得吗?离开军营的前个晚上。我们十二位即将退伍的老兵围坐在连队的大操场上,点起篝火,动情地唱起了《送战友》。反反复复不知唱了多少个轮回,谁也不愿就此停止。难舍难分离别情,平日流血不流泪的老兵们,就在那一刻,让自己的情感肆意宣泄!大家都明白,这一别,也许今生不再相见。多才多艺的唐健还特意为我们的离别写了一首《含泪笑别》:“怎么你却来安慰我,让我的心百般惦念;怎么你笑着让我再拥一回,而你的泪滴在我的背;怎么你又想说,无悔这三年……也许今后旧梦重回,见你笑别时含泪。含泪笑别,无声的祝福,含泪笑别,从今后千山万水,含泪笑别,一颗心为你而飞……”柱子,很多年过去了,一曲《送战友》是我至今都不敢重唱的,而在我心里《含泪笑别》永远是最动听的一首歌。因为这里面有我们绿色的军魂,有我们手足般的战友深情!

柱子,我想说,如果能让人生重来一次,我依然选择军营,而且无怨无悔!

(摘自网络)

(编辑:李树泉 责编:晁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