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流动的情绪
作者:孙秉续
2018-04-08 18:04:10

清明是一个节气,春秋时期因寒食节与清明相差一两日,于是人们便把禁火寒食祭祀先祖的寒食节与清明合二为一,清明便成为了节日。这是哀思先人的节日,所以带有一股悲凉的情绪,我们阅读古人关于清明的文学作品都能感受到这种情绪。但北宋词人柳永笔下的清明节却另有一番模样。

柳永擅长慢词,能充分利用俚词俗语,以铺陈和白描的手法,展现城市风光和市民生活。他的《木兰花慢·拆桐花烂熳》一词,就是写清明节的。这首词音韵上清新明快:

拆桐花烂熳,乍疏雨、洗清明。正艳杏烧林,缃桃绣野,芳景如屏。倾城,尽寻胜去,骤雕鞍绀幰出郊坰。风暖繁弦脆管,万家竞奏新声。

盈盈,斗草踏青。人艳冶,递逢迎。向路旁往往,遗簪堕珥,珠翠纵横。欢情,对佳丽地,信金罍罄竭玉山倾。拼却明朝永日,画堂一枕春酲。

这首词形式上充满了“繁复”的美感。词人几乎一句一用色,色彩密集,色调艳丽,春意之浓,画景之妍尽在其中。上片渲染清明之景和倾城游人到郊野踏青的喧闹,下片着意于写游春踏青的女子的情态,用笔自然,有极强的画面感。作者以铺陈的手法、以艳丽的色彩来渲染清明时节游人踏青春游的喧闹,展现出一幅美丽的清明图景。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表现的是城市的繁华喧闹,柳词则写出了郊野清明的美景乐事。二者结合让我们窥见北宋时期人们是怎样过清明节的。这首《木兰花慢》情感基调是欢愉的,不同于那些基调平淡和略显悲凉的文人诗词,别具一格。

demo.jpg

《晨沐》   版画     于承佑

柳永这首词色彩浓丽,抒情深长。除了他长于驾驭语言的功夫外,巧妙借助词作本身句式和用韵的变化,形成繁密而又舒缓交织的语流态势也是达到审美效果的重要因素。然而文人笔下的清明节并非都是这般清丽明快,不同情境人的情绪也多不同。杜牧的《清明》广为流传,在纷纷的细雨中,行人如断魂。想借酒消愁,“牧童遥指杏花村”一个“遥”字写出了一丝无奈。韦庄的《长安清明》也一样伤情:“蚤是伤春梦雨天,可堪芳草更芊芊。内官初赐清明火,上相闲分白打钱。紫陌乱嘶红叱拨,绿杨高映画秋千。游人记得承平事,暗喜风光似昔年。”“伤春梦雨天”便与柳永的词情感基调截然相反。“蚤是”和“可堪”两处叠用互进,层层深入,芳草一样鲜美,却倍增诗人孤独寂寞的哀愁。用韵上气息绵软,冷峻平淡,情感起伏小。尽管韦庄的诗色彩上与柳词一样艳丽,内容上也同样富于生活气息,但情绪截然不同。韦庄诗在清明生活图景中透着对朝廷和晚唐苟且平民的讽刺。乱后宫内和市井的生活表面上热闹非凡,实则是短暂而又暗藏危机的。

现代诗人对清明的感受与古人同,不过其社会意义有所弱化。清明内部所含蕴的悲凉情绪仍被现代诗人所表现。比如诗人周梦蝶的这首《冬天里的春天》中提到清明,“雪落着,清明的寒光盈盈斟入;石壁深深处铁树般影子的深深里去”,是以清明的寒冷寓诗人的旷古孤独。郑愁予则在诗作《清明》中直言诗人自己便是千家万户的祭典,是清明的星辰,冷清的眼眸。卞之琳的《望》:“小时候我总爱望清明的晴空,把它当做是一幅自然的地图”,是借助清明的清冷感受写诗人无休无止的寂寞和对人世的眷恋。

清明节由寒食的清苦风俗,到可以在祭墓之余踏青的全民尽欢节日,千余年来积淀了深深的传统文化内涵,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古往今来有关清明的文学作品甚多,明快也好,浓丽也罢,欢愉也好,伤情也罢,都让这一节日充满灵动的情绪,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节日会在社会演变中逐渐丰富新内涵,始终保有旺盛的文学生命力。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