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我家过年的山鸡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作者/于德深 诵读/琉璃半夏
2020-07-28 17:15:02

demo.jpg

 

来我家过年的山鸡
   
□作者/于德深 诵读/琉璃半夏


   上个世纪60年代的一个除夕夜。在我们那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忙乎着包饺子,做年夜饭。此刻,只有母亲凭着她非凡的记忆力,绘声绘色地讲着那些老书和古话。整个屋子在热烈的氛围里变得暖和起来,所有的快乐在火盆的上空缭绕着,升腾着……


   当“三星”已经西斜了,父亲说了声“该接财神了!”于是我跑出屋子准备抱柴禾。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我看到一只毛绒绒的东西,翘着长长的尾巴把头扎在豆秆垛里,我一下子愣住了:“山鸡!这是财神送给我们的。”我一把抱起它跑回屋里,冲着母亲喊:“妈!你看这是啥?”母亲正在烧火准备煮饺子,当她看见一只大山鸡,色彩斑斓地出现在眼前时,乐得一下子抱过去说:“在哪抓的?”“咱家的柴禾垛里,它把头插在豆秆堆中。”母亲说,三十晚上拣个山鸡,吉利着呢!“用它给爹下酒吧!”我们哥几个异口同声的说。母亲听后当时就急了:“你们馋了?它已经冻得要死了,还不赶快找些高粱米喂它。一会煮饺子也给它几个,咱过年也得让它过年,都是活在世上一回,多亏它赶上了大年夜。”


   听母亲这么一说,我们哥几个都忙开了,哥去给山鸡找食;老弟拿了几个饺子喂它;我把自己的狗皮帽子捂在山鸡的背上;之后又在外屋的柴禾堆里给它做个窝。就这样,在全家的呵护下,这只山鸡精神地活了下来,并和我们全家一起度过了除夕夜。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一早,母亲说,把山鸡喂饱了,早些放回大地,省得一会拜年时大人、孩子们都来了吓着它。母亲是我们家的主心骨,说一不二,我真想多留山鸡几天。多看它几眼,和它好好亲近亲近,可母亲的话就是“钉”。


   吃过早饭,我抱着这只长着美丽羽毛似乎像孔雀似的山鸡,跟着哥哥走出老远,在一处有柳树趟子的大野地里,把它扬了起来。它展开翅膀鸣叫着,那叫声仿佛是一种谢意,又像是一种歌唱,在辽阔高远的关东大地,悠然地回荡着……
我在想,明年春天,当春回大地的时候,也许它领着伴侣在大自然中悠然地散步呢!

 


★编辑:毕诗春   
★责编:那   可
★监制:施   虹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版权归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编辑。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