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人的小饺子大豆包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程加昌 叶云贵
2019-01-03 15:58:14

 

demo.jpg一家人包饺子。

过了立冬就逼近腊月门,进入腊月,北方的农民就进入猫冬时节。闲下来的农民开始琢磨杀猪宰羊冬令进补。肇源县有茂兴、古龙、新站、头台、二站、三站6个清代驿站,现在都成为建制镇,6个驿站还有站人后裔约15万人。这些站人后裔还承袭着300多年的习俗,尤其是饮食文化经久不衰。

站人,亦称站丁。《清史稿·德宗本纪》记载:“乙卯,免奉天旗民站丁地课抵例赈口粮。”站丁到了清光绪年间,已然成规模存在。据清史记载,清兵入关,吴三桂投降有功,被封为平西王,带领部将镇守云南。在云南,吴三桂招兵买马,又吸收了不少苗族人入伍。叛乱被平息后,一部分人员被发配到了辽宁、吉林。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为了抗拒外来的侵略,巩固北部边防,清政府决定开辟吉林与黑龙江走向的“西部驿路”。驿路开辟之初在这条驿路上设立了25个驿站,其中吉林境内六站,黑龙江境内19个站,肇源境内设立茂兴(茂兴苏苏)、古龙(古鲁)两个驿站。雍正五年(1727年),在茂兴苏苏与古鲁两站之间增设新站,当时叫乌兰诺尔站。雍正十三年(1735年)又开辟了新站至呼兰驿道,在松嫩平原上又设立了许多边台和驿站,肇源县建站的是头台、二站、三站。由于站丁和台丁的主体是来自被流放的三藩部卒,所以,从清初到清末二百多年的时间里,站人均被限制在一定的区域内生活,从而形成并保留了与众不同的风俗习惯。

站人,作为一个独立的社会群体,不但社会地位特殊,而且住所、语言、饮食、服饰、礼仪、行为方式等方面都有其突出特点,正是这种特殊性,使站人在300多年的历史演变中逐渐形成了一种别具一格的文化传承,这种传承已经在松嫩平原上深深地扎下了根。谚语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站人饮食虽然受到当地人的影响很大,但还有一些饮食保留着云贵地区的习俗。立冬以后,室外滴水成冰,站人就开始忙碌起来,组织人包冻饺子和包豆包,小饺子大豆包是站人一大特色。在村里包冻饺子像杀年猪一样,需要排班,否则你找不到帮工的,更找不到包饺子的能手。从进入腊月门开始,各家要在小年前,包完一个正月要吃的饺子。

站人的饺子比较精致,特色是小。平时,一斤面是五十左右个,来客人或过年包冻饺子,一斤面都得60至70个。因为,冻饺子过大,不好煮。包过年冻饺子是一项年味最浓的活动。包饺子要请干活干净利索的人。包冻饺子排号,今天去张家,明天去李家。帮忙的人带着自家的面板、盖帘、擀面杖,一去二三十号人。剁馅的、和面的。屋里摆上几个大面板,一会儿一袋面的饺子就包完。沏上茶水包饺子的人一面工作,一面南朝北国地谈天说地。半大的姑娘小子屋里屋外忙活着冻饺子。屋内是谈天说地的笑声,屋外是拨弄冻饺子的哗啦声,充满了喜庆的年味。

一天晚饭过后,在茂兴镇光明一户站人后裔家中,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三个面案前围满了左邻右舍的乡里乡亲,大家正在包饺子,女主人介绍,今晚她家打算包两袋面的饺子,因为饺馅和面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所以两袋面的饺子也就是四五个小时就能包完。站人包完饺子都要煮上一锅,让在场的乡亲品尝一下新包的饺子,权做主人的答谢;站人还有“偷”饺子的习俗,站人“偷”饺子实质是一种带有玩笑的习俗罢了,象征性地拿几个,回家尝一尝,比一比看谁家的饺子是什么馅的,谁家的饺子好吃。站人是几乎家家都有偷冻饺子的习惯,因为饺子包好了,放在盖帘上,放在院子里,冻上以后才放在仓房,站人把仓房叫哈什屋子。一般冻饺子放在哈什屋子里的大缸里。

粘豆包是东北常见的食物。站人豆包的特点就是大。早期,地主家的大伙房,为了节省时间,就突出了“大”的特色,扛活的一般一人一到两个豆包就吃饱了。豆包有馅有面不用菜,吃豆包扛饿,扛活的都愿意吃豆包。到了生产队阶段,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一般有小碗大小,甚至更大。缺米少油的年代,社员们能吃,不吃饱也没有力气干活。站人包豆包因为量少,包的不是太多,基本上不请人。

老辈站人的主食一般以小米、苞米米查子、高粱米、杂和面、荞面为主。站人杂和面一般以苞米面掺有少量豆面而成,贴大饼子、蒸窝窝头、苞米面疙瘩汤、苞米面发糕、苞米米查子粥。荞面的吃法更是花样翻新,有蒸饺、面条,还有合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猪血豆腐,也就是用荞面掺和猪血、猪肥油等作料而蒸成的猪血糕,站人称之为猪血豆腐。还有油小饽、飞围琪等。站人在蔬菜储备方面,也很有讲究。将茄子、豆角、西葫芦、窝瓜、萝卜等,切成丝、条、块状,在烈日下暴晒成干菜冬春季吃,其味道绝不亚于新鲜蔬菜。

 

 

 

编辑:毕诗春   责编:晁元元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