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卫士”变身“护虎使者”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孙大海 沈金博 记者马一梅
2019-04-01 14:24:33

“下雪啦,终于盼到一场雪。”看着满天飞舞的大雪,可把陈建、张鑫这哥俩儿高兴坏了。今年开春,东京城林区下了一场大雪。张鑫说,下雪了,对我们的巡护工作可帮了大忙,山上没有雪,老虎和动物们一走一过留不下清晰的足迹……

demo.jpg

陈建和张鑫在更换监测设备

“林三代”成了林场“活地图”

demo.jpg

进行东北虎豹保护宣传

“暖水壶、面包、咸菜,还有GPS巡护工具……”背起满满的工作背包,身穿迷彩服的陈健和张鑫便沿着山路向苇芦河林场北山处28林班方向前行。“这山脚下的河道附近发现了自东向西的东北虎足迹,咱俩先设个监测相机点,然后再巡一圈。” 陈建对张鑫说。陈建和张鑫是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东京城分局的巡护员,都是“林三代”;不同的是,张鑫在参加工作前是一名退役军人,当过扑火队员,而陈建则是林业科班出身,后来当了好几年营林员。一个能武一个能文,做起巡护工作可谓是绝佳的搭档。

2014年12月中旬,尔站一林场发生野生东北虎咬死林户马匹的事件,这也是国家实施天然林停伐政策后东京城林区首次发现东北虎踪迹。“那段时间,经常有专家和动保部门工作人员来巡防调查,我们作为向导引领他们上山。”陈健说。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山上有老虎,陈健心里既忐忑又兴奋。后来跟着专家学者山上协助调查,一来二去就入了行。为了更好地开展保护和监测工作,该林区资源动保部门开始选调能人干将,而有林场“活地图”称号的陈建和张鑫因特长进入动保部门,从此就开始了虎豹巡护工作。2017年,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东京城分局正式挂牌成立,该局奋斗、桦树和红旗三个林场所的7万多公顷施业区被规划入内,陈健和张鑫的巡护工作范围又扩大了。“东北虎豹巡护工作是个新兴职业,要求心理、身体、技术都要过硬,能干这份工作我觉得挺自豪的。”张鑫说。

“与虎谋食”变为“为虎补饲”

demo.jpg

清山解套

“与虎谋食”,多年前,林区猎户拿猎枪、牵猎犬,进山打野猪、套狍子,而常年的狩猎下套也是导致老虎搬家的一个重要原因。“全林区大约有20多万公顷的保护区,仅靠我俩人一年也巡护不过来。”陈健和张鑫说起巡护工作,一个是按照老虎迁徙廊道巡护,再就是依靠林场的巡护员来工作。“老猎人干巡护工作,是最完美的‘跨界’,胆子大、能跑山,最主要是了解动物习性。”陈建说。现在每个林场都有1到2名巡护员,他们放下猎枪当起巡护员,看山巡护、清山清套更是得心应手。

“去年,我们在虎豹公园区域内建了9处野生动物补饲点,冬天雪大的时候,像野猪、袍子、马鹿等有蹄类动物觅食会变得困难,它们要饿死了老虎就没有食物吃了!”张鑫说,我们会定期指导管护站的巡护员上山补饲,补饲点的槽子里一般都放一些苞米和盐之类的食物,这些补饲点能让有蹄类动物集群活动,能在东北虎重要的活动区域增加有蹄类的数量。以前这些老猎人都是和老虎抢食儿吃,现在却为老虎保护口粮,这是一个戏剧性的转变。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demo.jpg

监测相机拍摄到的东北虎视频影像

虽说有管护站巡护员的协助,但像相机架设、信息采集、定点跟踪等专业性较强的日常工作还得由陈健和张鑫这两位“首席巡护员”首当其冲。“2016年2月初,一只体型庞大的成年东北虎,踩着山岗上厚厚的积雪,漫步行走在森林间,面对摄像头悠闲玩起了‘自拍’。”这是陈健和张鑫在整理野外监控设备资料时发现的一段视频画面。这也是该局迄今为止拍摄到的最清晰、最生动、最完整的东北虎视频影像,对东北虎监测提供了重要的影像数据。

如今,林区区域内红外相机观测点已达到150多个,平均3个月就要把这些架设相机的点全走一遍,更换电池,读取卡内信息或者更换储存卡。“望山跑死马”。作为巡护员,每次进山巡护的工作强度都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穿林子,走沟塘,攀峭壁,发现疑似野生动物的足迹就要“跟踪追击”,就是为能采集到有价值的数据。

巡护员们进山时也讲究门道,入山前都放几个“麻雷子”,那叫“敲山震虎”,兜里再揣上火焰喷射器,遇到危险直接拉保险,可以驱赶野兽。陈健和张鑫之间还有个刚性契约,就是‘上山不能自己,两个不能分头,天黑之前必须到山下。至今,在张鑫和陈建负责巡护的区域,已经清晰拍摄到东北虎活动影像19次之多,还发现过一次远东豹的足迹,紫貂、马鹿、豹猫等野生动物也时有发现,这让他们感到很有成就感。

近年来,龙江森工林区生态建设步伐加快,为虎豹的生存和栖息提供了有利条件,种群数量不再濒危。能看到虎跃青山、鹭鸣绿水,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景象,就是陈建和张鑫以及更多从事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人员共同的奋斗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