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在线|光影传奇或巴赫的音乐主题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作者阎逸
2020-07-29 09:26:41
              

埃尼奥·莫里康内

电影向我们重新解释“世界”和“人”,而电影配乐则更像我们的情绪、呼吸和心跳,从混沌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仿佛一切都触手可及,仿佛某段记忆中苦苦挣扎的影子。观看/聆听的过程中,莫里康内这样的配乐大师秘密传递过来的,不只是流动的旋律,还有灵魂的冥想与追问,以及一曲难尽。电影散场了,一颗心却不再平静,故事画面在脑海里反复播放,音乐犹在耳畔与时间同行。好音乐不能拯救烂电影,但好音乐可以让人在狂欢与喧闹的时代里,有足够的力量察觉到梦境的图像与声音,充满文学式的色彩和哲学式的沉思。

莫里康内的音乐几乎涵盖了所有题材的电影领域:西部片、喜剧、正剧、悲剧、惊悚、恐怖、浪漫、艺术片……风格跨度之大,融合元素之丰富,旋律辨识度之高,更是无人能与之匹敌:古典、爵士、流行、摇滚、电子、先锋实验、意大利民族音乐……而真正让莫里康内声名鹊起的,则是他为“意大利西部片”创作的配乐。我一直都认为莫里康内是为西部电影写配乐总论的那个人,这么说并不夸张,他的音乐早已缔造潮流,成为无数后进竞相模仿的对象。莫里康内不但发明和创造了自己的音乐风格,他还和赛尔乔·莱昂内共同创造了一种影音完美结合的西部电影语言。

初次接触莫里康内的音乐始自《荒野大镖客》(1964),知道他的名字是后来的事情。为了上座率,这部电影不得不伪装成美国片,莫里康内的名字不得不改叫唐·萨维欧,导演莱昂内不得不叫鲍勃·罗伯森,只有美国人伊斯特伍德依旧用本名。被迫匿名意味着作者真实自我的消失,从而成为主动的他者。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加上对好莱坞缺乏好感,以后的很多年,莫里康内坚决不说英语,甚至在一次访谈中说:“《荒野大镖客》是莱昂最差的电影,也是我最差的配乐;其他的更成功一些,比如《教会》《美国往事》和《黄金三镖客》。”

demo.jpg

埃尼奥·莫里康内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从新鲜的视觉与听觉经验中感受到狂暴的感情和无法回避的人性潮汐。在这部电影里,莫里康内摒弃了昔日西部片所惯用的美国民谣和科普兰式管弦乐的传统手法,当口琴、口哨、电吉他、犹太竖琴和鼓声一个接一个出现时,一个蛮荒世界的诗意情绪被内心的重量抓住了,巨大的虚空在时间身上不增加也不减少,痛快淋漓的音乐呼应着心灵,预示行动与结果。这部电影的配乐带有鲜明的实验性,用电影音乐评论家杨大林先生的话说:“世界电影的旋律中首次出现了模拟甩鞭的清脆响声、铃声与教堂的钟声以及人声合唱短句那带有戏谑意味的器乐化运用手法。而最简单的乐器——口哨,也成了影片主题曲的主奏乐器。”

莫里康内与莱昂内共同合作了“镖客三部曲”和“往事三部曲”(《西部往事》《革命往事》《美国往事》),时间长达近20年。20年,电影里的人依然在善恶之间游走,而史诗般的音乐论文早已写好,故事只是其中的论据。和《荒野大镖客》一样,《黄昏双镖客》的片头主题依然带有枪声动效,口哨、吉他、人声合唱、怀表的乐音,依然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激动。《好坏丑》(《黄金三镖客》)在情节和人物设置上则要复杂得多,在这部电影里,莫里康内开始显示出他作为一位作曲家所拥有的无尽灵感,除了更多的枪声,前两个主题曲中的戏谑、幽默与粗野的气息,再一次汹涌而来。影片的结尾,被称为“莫里康内御用女高音”的意大利歌唱家艾达·戴洛尔索首次出场,接下来,她在《西部往事》中那段牵动人们怀旧情绪的无言哼鸣,将与电影一起成为伟大的西部挽歌。

如果说莫里康内早期在西部片中表现着粗砺、沧桑、洒脱如狂沙十万里的音乐气势,那么,在他后来的作品中则更多地渗透着丰富、睿智、细腻的人生体验,他为朱塞佩·托纳多雷的“回乡三部曲”(《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所作的配乐,早已成为影迷们收藏的经典曲目,如《诺斯塔奇主旋律》《失去的呼唤》《玛莲娜主旋律》《欲望》《林蒙的突发奇想》《童年和成年》等。

demo.jpg

埃尼奥·莫里康内

莫里康内一生共参与创作过500余部电影的配乐,除了上面介绍的几部影片,耳熟能详的还有:《歌剧魅影》《最佳出价》《洛丽塔》《豪情四海》《哈姆雷特》《约婚夫妇》《铁面无私》《马可波罗》《局外人》等。在电影配乐之外,莫里康内还写有大量的“纯音乐”,他曾经这样说起二者之间的关联:“电影配乐受制于导演的想法与文化,也受限于画面影像,但我试着放入自己的东西;‘纯音乐’是为了自我陈述,唯一的限制是作曲家的想象力、风格、敏锐度和经验。”

莫里康内被誉为电影音乐界的“现代莫扎特”,但他希望能成为像布列兹、施托克豪森、贝里奥那样的作曲家,在音乐史上有一个小小的位置。莫里康内非常喜欢巴赫(BACH)的音乐,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巴赫名字的字母顺序从德文调号来看是一个音乐主题:B等于降Si,A是La,C是Do,H等于Si。莫里康内的电影配乐经常使用这几个音来搭配组合。

17世纪英国玄学诗人约翰·邓恩曾经写道:“我们的整个人生只是一个插入句,我们接受自己的灵魂,而后再还回去,如此组成美好的句子;我们的阿拉法和俄梅嘎是我们要思考的一切。”在24个希腊字母中,阿拉法(α)是第一个,俄梅嘎(Ω)是最后一个,这两个字母既有开头和结尾之意,同时还意味着人生的“始”与“终”。莫里康内的电影音乐也是如此,除去撩动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它试图唤醒的还是我们想象与理解的那个世界,我们自己生活的故事。

2020年7月6日,意大利作曲家、电影配乐大师埃尼奥·莫里康内(Ennio Morricone)在罗马去世,享年91岁。曾获第52届威尼斯电影节终身成就奖、第79届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第88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

作者简介

demo.jpg

阎逸,70后诗人,乐评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著有随笔集《钟摆或聆听旁白》、评论集《群像与回声》、诗集《仿佛或恰恰相反》。


编辑|杨铭

责编|董云平

监制|施虹

demo.jpg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天鹅公众号,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