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不碎的鸡蛋
作者:王志勤
2017-12-29 19:50:30

demo.jpg

李亚南作品《童年印记》

今年我82岁生日时,儿媳们早早就把我的衣着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全面更新了。生日这天,儿子儿媳以及孙辈们,全家老幼齐聚一堂。各种各样的菜肴,摆了满满两大桌子。各种饮品、水果等等应有尽有,丰盛至极。我在儿孙们的一片祝福声中落坐席间,一个好大的生日蛋糕,在“祝你生日快乐……”的欢快乐曲声中出现在我面前……感受着眼前这幸福红火的日子,我不禁联想起票证年代的一件往事。


那年月物资匮乏,生活艰苦,从吃到穿都离不开票证。要想不用票证也可以,不过得花议价(高价)。那时候我家有公公婆婆小叔子小姑子等等一大家子人,只靠我和丈夫俩人微薄的工资生活,一个子儿也不敢花错,花议价买东西岂不是太奢侈了吗?


记得有一天婆婆过生日,在学校任教的我想给婆婆买点生日礼物,想起来平日里婆婆总是叨咕:“我这一辈子生了八九个孩子,可就是没吃够小米粥煮鸡蛋。头三天,每顿饭能捞着吃俩,往后就没了,哪有那些鸡蛋能让咱管够吃呀。”想到这,我决定给她买鸡蛋,我还打算以后每逢生日时,都让她吃上小米粥煮鸡蛋。可是,家里的鸡蛋票早已花光了。听人说,每天傍晚时,大街里不显眼的地方会有人拿鸡蛋出来偷着卖,说是价格比议价便宜。我寻思,等天黑再去买也太晚了,要是买不着咋办,不如午休去看看。


午休时间到了,我把七个月大的一对双胞胎儿子托付给家离学校远、中午不回家吃饭的小周老师,她高兴地说:“你去吧,不用着急,我正好爱逗这俩小家伙玩呢。”话虽这么说,我也不能占人家时间过长啊,再说了,把儿子交给一个未婚的小姑娘,我也不放心。于是,我急忙往街里走去,边走边四处张望,可巧,看见胡同口墙角处,有位老人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席地而坐,面前的手帕上摆放着八个鸡蛋,低声叫卖:“用鸡蛋换粮票,用鸡蛋……”我走到近前,拿起一个摇晃几下,边观察鸡蛋边问:“大爷,您多大年纪呀?”他答:“昨天是我83岁生日。”他身边的瘦男孩,眨巴着大眼睛抢着说:“这鸡蛋是我姑奶送给太爷爷的生日礼物。”老人立刻“啪”照小孩脑袋拍了一巴掌:“别多嘴!”小孩咧咧嘴,没哭。看得出来,这小孩好像有话没说完,可我的时间有限,没多问,只劝老人一句别打孩子。心想,老人都这么大岁数了,不能拿坏鸡蛋来骗人,再说了,我也没晃出问题,这鸡蛋看上去又大又新鲜而且都是红皮。就问了价,老人说:“你要是都拿去就给三斤粮票吧。”我问他:“大爷,用钱买可以吗?”老人说:“我不卖钱,就换粮票。”当时虽然粮票比钱珍贵,但是急需之时,不容多想,我掏出三斤粮票交了,扯下脖上围的小颈巾把鸡蛋包上,拿着鸡蛋三步并作两步往家走去,满意而高兴地自言自语:这大鸡蛋真好,婆婆见了一定很高兴,够她吃两顿了。


很快就来到房门前,一手拎着鸡蛋,一手去拽门,“啪”鸡蛋被撞掉地一个,我心里一惊,急忙捡起来一看,这鸡蛋咋没碎呀?进屋后,我把这个鸡蛋交给婆婆:“妈,您看这鸡蛋是熟的吧?”婆婆接过来扒掉皮看看又闻闻:“可不,这人也真是怪了,好好的鸡蛋他为啥煮熟了卖呢?”我说:“可能这鸡蛋是坏了,他怕晃出问题就煮熟卖呗!”婆婆说,甭管咋样,好容易买的,回回锅吧。说着,她把鸡蛋放在锅里煮了个开。虽然如此,婆婆却吃得津津有味,她催我:“你快去学校看看孩子吧,再把这鸡蛋给我孙子拿去两个。”我说:“妈您留着吃吧,我不拿。”说着,迈步走出家门。


刚一出门,就碰见同院的邻居高大嫂,她问:“王老师,今儿个午休你咋回来了?”我说:“今天是我婆婆生日,我给她买几个鸡蛋送回来了。”她说:“昨天我老爹也过生日了,我给他煮了八个鸡蛋送去了。”我一听“八个鸡蛋”,忙问:“你老爹多大岁数了?”“八十三了”,她话音刚落,眼望前方,指着前面走来手扯个小男孩的老人说:“这不,我爹领他小重孙子来了。”高大嫂说着便疾步向她老爹迎去。我定睛一看,没错,这摔不碎的鸡蛋,正是他老人家卖的。


这件事虽小,但却使我走在赶往学校的路上心情很不平静,思绪万千……


票证年代的一件往事,印证了时代的变迁,愿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