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好老师② | 佳木斯特殊教育中心学校教师袁波:在黑暗的世界里“导盲”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2020-09-11 11:21:05

在第三十六个教师节到来之际,省教育厅围绕抗击疫情、脱贫攻坚、教书育人推出我省优秀教师先进事迹宣传专题,希望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守教育报国初心、担筑梦育人使命,乐教善教、甘守讲台,积极探索新时代教育教学方法,不断提升教书育人本领,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袁波是佳木斯特殊教育中心学校的一名教师。今天,给大家分享她与一个个盲孩子的教育情缘。

一九九一年,袁波从南京特师毕业,满怀激情来到佳木斯市特殊教育中心学校。初出茅庐的她以为只要在课堂上传授知识,在生活中关爱学生,就是一名好老师。这是她带的第一个盲班,任班主任,教语文课。那时的她不满20岁,充满激情和锐气。在教务主任邓振丽的帮带下,她很快进入角色,并在教科研中崭露头脚。从1993年,她就开始尝试“低视力大字教学”,并将汉字教学逐步渗透到其它学科,形成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大大提高了学生的识字量。完成了“八·五”的低视力大字教学的课题研究,使低视力学生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为他们的继续教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凭着扎实的专业知识和不服输的青春激情,几年下来,她成为学校骨干,在各类竞赛中屡获佳绩,以考核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省特殊教育最佳教师”的称号。这使她自信满满。她觉得,她已经了解了这群盲孩子,有了比较娴熟的教学技艺和比较合理的教育方式。那时的她,自我感觉就是一名好老师。可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迎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拆床板事件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值班老师给她打电话,“你班孩子把床板拆了……”她十分不解,急匆匆赶往学校。当推开寝室门,破碎的脸盆、垃圾桶、落成落的枕头、断成两截的床板……一片狼藉。这是怎么了?当听完孩子们的回答后,她瞬间沉默了。原来,在当天的语文课堂上,她讲到小朋友在公园里玩跷跷板快乐极了的时候,孩子们曾问过她“老师,跷跷板是什么样的?”,她用格尺和盲文笔搭了一个简易的跷跷板让孩子们摸,他们欣喜的左摸摸,右摸摸。可谁曾想,孩子们心痒难耐,带着强烈的好奇心,要亲自玩上一把跷跷板。于是就在寝室里上演了这一幕。

她问孩子们:

“你们爬过山吗?”“没有”

“去水边玩过吗?”“也没有”。

“那公园总去过吧?”孩子们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脸上露出了无奈而又沮丧的神情。

孩子们的回答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压在她的心头。也让她心酸:爬山、游水、去公园,这一切对于一个明眼的孩子来说,是极其平常的事,而对于这群生活在黑暗里的孩子却是那么的奢侈。

看着眼前的孩子们,她深深地自责,重新检视自己对孩子们的了解,她并没有真正给予他们想要的东西,更让她重新思考他们真正的教育需求。

从那时起,只要有机会她就会带领孩子们走进大自然。孩子们看不到,她就当孩子们的眼,给他们讲世界;孩子们不敢走,她就牵起他们的手,探索他们所未知的世界。

就在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她依然能够清晰的记得那一次孩子们在公园里找春天时的那份快乐。跷跷板上留下了孩子们欢乐的笑声,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映上了孩子们可爱的笑脸。

那一刻,她懂了,书本上的知识和课堂上的演示永远满足不了孩子对现实世界的探索。只有与学生的心灵对话,才能给予他们最需要的教育。

春风化雨  润物有声

由于师资和生源的限制,盲部不是每年都开新一年级。因此,她的班级总会有插班的新生。即便是一个插班生,她也要从盲文字母手把手教起。也就是说,每增加一个新生她就要增加一个学年的教学工作量。她现在所带的班级就是7名学生四个学年,每节课都是复式教学,而且是跨小学、初中两个学段。也就是假如每天有两节语文课,她要备出八课时的内容。每一节语文课,她都是在四个年级中不停的切换,一会儿是七年级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会儿是四年级的《观潮》,一会儿又是二年级的《童话故事》。这里不仅有知识的变化,更需要教师视不同年级和不同内容而进行情感以及教学情景的转换。因为盲生的听力非常敏锐,语言的感染性是他们发展语言的一个重要环节,每节课上她时而慷慨激扬地讲着抗日战争;时而柔声细语地将童话故事娓娓道来;时而又坚定有力地把初中语法细致强调……学校教学展示课时,很多老师都惊奇她是怎样做到的。她微笑以答。如果说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有点夸张,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业余时间真的都交给了书本。为了能保质保量的完成教学任务,让班里每个层次的学生都有收获,正常的课时是远远不够的。她就利用20分钟早自习和中午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给学生加课。这已经成为多年的一种习惯。

2018年4月,婆婆病危住院,正值她爱人在外地执行特殊任务,无法守在病床前。于是,她就和小姑子商量,她值白班,她值夜班。因为癌栓塞加之腹腔积液压迫,致使婆婆尿频。可婆婆又抗拒插尿管,没办法,只能隔十几分钟推她去趟厕所。一夜下来,记不清去了多少次。那一段时间,她几乎没睡过囫囵觉。说实话,走路都能睡着。即便是这样,她也没耽误一节课。繁重的教学任务下,她依然非常重视学生学科能力的培养,见缝插针的为学生们朗读中外名著,成语积累、诗词诵读、经典赏析……孩子们的文化素养在祖国的传统文化的浸润中厚重起来。多名学生在国家、省、市举办的征文和演讲比赛中获得奖项。

“撒开”你的手,给你一个世界

小辉,是一个先天失明没有一点光感的盲孩子。由于家长对早期干预的不了解,错过了早期教育和缺陷补偿的最佳期。小辉入学时,不是走来的,也不是领来的,确切地说是被两个人拖着来的。令她始料不及的是:十岁的他几乎没有自理能力,吃饭是用手抓的,鞋子左右脚区分不开。不会刷牙,更不用说洗袜子。这些还都是小事,最大的困难是“寸步不行”!

首要解决的就是行走。她和体育老师研究制定了定向行走训练计划,可是,举步维艰。由于长期禁锢在家里,一米见宽的床就是小辉所熟悉,所知道的世界。来到学校,他对周边的一切充满未知的恐惧,拒绝学习行走。即便是手把手带他行走,他也是脚不离地,蹭着往前行。带行时,小辉会死死地抓着她的胳膊,你越拉,他就越是往后坠。几天下来,她的两只胳膊布满青紫。可小辉毫不领情,有时大喊大叫,胡乱挥舞手臂,就是不想走。甚至一屁股坐地上,就是不动弹,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一天,她走进教室,冲鼻的骚臭味扑面而来。同学们纷纷向她告状,老师小辉尿裤子了,老师,他还尿床……她一边给他清洗,一边问他:为啥不去上厕所?小辉哭喊着说:她在家不用去厕所,屋里就有桶。她不想在这上学,她更不想走路……

面对这个连上厕所都不肯“挪窝”的孩子,她真是哭笑不得。但盲人如果不学会独立行走,就永远不会建立行走的记忆,也就根本没办法开展更多的教育。入学以来,不计其数的带行和指导,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臭气熏天的教室里,她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质疑。

在她迷茫的时候,齐微校长的话坚定了她前行的信心:“不抛弃,不放弃,潜心施教,静待花开!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是一种教育信念,更是她们特教人的一种责任!立德树人,她们重任在肩。

于是,她就从小辉的喜好入手:买他爱吃的食品、录制他爱听的评书、笑话;生日时,送他最想要的“戏匣子”耳机……锲而不舍,金石可镂。一个月、两个月……在她“糖衣炮弹”的攻势下,小辉终于向她“缴械投降”,熟记她传递给他的肢体信息和声音信号,成为主动跟随的“小跟屁虫”。她又趁热打铁,一点点地教他怎样使用盲杖、怎样用鼻子、用吹来的风感觉地点的变化,怎样用手臂保护自己……可是当她撒开手,让他自己行走的时候,他站在原地朝她一边哭一边大喊:“她要是走到学校外边去怎么办?”他这一说还把她说乐了,“你要是能走出学校的大门还真长本事了。”任由他怎么哭,她站在一边也不帮他,只是偶尔给他些声音的引领。有时看着他要撞到桌子上,她也不去拉一把,说实话有时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狠心的老师。但是她就是要让他通过这一次的撞,学会保护自己,学会生存的技巧。也许这就是她们特殊的爱的方式。

那段时间,她一边培养小辉独立行走,一边治理他尿裤子、尿床。控制他的喝水量,督促他如厕,来解决尿裤子问题。她还让她妈妈为小辉做了很多的小褥子,换小褥子、洗小褥子、上课、陪他练行走成了她和小辉的日常。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小辉不仅能自如的行走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就餐、洗漱、床铺内务整理样样在行,还能弹得一手钢琴。

抓紧你的手,是教会你感知世界;撒开你的手,是为了给你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心中有你    我便无我

她们的学生大多住校,远离父母和家人,他们常常过节时会想家,生病时更会想家。    

2014年的寒假前,正是期末复习紧张的时候,班级的几名学生相继感冒,由于学校附近的二二四医院没有儿科,她每天一上完课,就带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往返于二二四医院和市内医院输液。12月的寒冬,北风刺骨。她把大衣、围巾都裹在兰兰和景宇身上。过马路时,她一手拽一个,生怕路滑摔了。当她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医院,她的手冻得猫咬一般。医院的好多医生和患者都向她投来了敬佩的目光,觉得她这个“妈妈”太不容易了。那些日子里她都是把孩子们安顿好、就寝后才放心地回家。连续几天的高强度工作,她也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发起了高烧,到了清晨烧的更严重了。她心想:白天她还要上课、带着孩子们去输液,她可不能病倒,上班前她得先去医院打一针。于是她早早的从家出门到医院进行就诊。可是没想到在输液的过程中体温还一直升高,浑身冷得战栗发抖,全身开始抽搐起来……医生和护士立即对她进行急救。说实话,那一刻,她的内心是慌张的,无助的。她虽然是学生的老师,他们需要她,但她也是妈妈的女儿,也是女儿的妈妈,她也需要呵护……当同事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瞬间泪崩。可是,静点结束后,病情稍有缓解的她不顾家人的劝阻又回到了学校,回到了她的学生中间。她是真的放心不下这些生病的孩子。

28年的坚守,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背学生去医院;记不清多少次为学生清洗;更记不清多少次为照顾学生而愧对母亲、愧对女儿……但她甘愿付出。“潜心施教,静待花开”,是一份初心,更是一份承诺!心中有你,她便无她。把使命扛在肩上,成为每个盲孩子最亲的“老师妈妈”,可以依靠的“家”。

守护梦想   重塑人生

小蔡是一个连一点光感也没有的全盲学生,在面临升入职业高中的时刻,他决定放弃对按摩专业的学习,专修音乐。家长急坏了,这怎么能行呢?吉他只能是爱好,而按摩是就业的本领啊!放弃按摩,就意味着放弃就业之路啊!气急了的家长撕碎乐谱,摔坏了吉他。面对矛盾的激化,她和小蔡进行了深谈。孩子质询的话语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老师,为什么不能给她一个机会?成为一名吉他手是她最大的梦想。为什么不让她试一试?!

是啊,盲孩儿也有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利,她们为什么要用成人的眼光去规划他的未来呢?他们也有梦想,她们要尊重他们,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给他一个人生出彩的机会!那一刻她决定支持小蔡。可家长很执着于自己的决定,根本不听劝,甚至拒绝接她的电话。为了小蔡的梦想,她几次上门去做工作。那天下班,她又一次来到小蔡家。家长还没回来,她就站在楼道口等……天黑了,又下起了雨。当家长看到瑟瑟发抖的她时,终于被她的执着打动,答应再给他一年时间专修音乐。

在学校的支持下,她们给小蔡请了专业老师。那一年,她几乎每天的课余时间都在帮助小蔡用盲文抄写乐谱。在尊重、理解、信任和支持搭建的舞台上,小蔡迅速成长起来。一年后,小蔡在省市级比赛,屡获奖项,获得了继续深造的机会。2009年考入了天津音乐学院,毕业后在天津音乐学院附中任教。

尊重、理解、帮助,成就了一个孩子的梦想,改变他的生命轨迹,重塑他的人生,也成就了一个家庭的未来!

修复翅膀   点亮希望

她,叫宇欣,一个漂亮的盲女孩。她先天失明,命运的不公曾让她的心里充满了苦闷与忧伤。记得刚入校的时候她才八岁,正是天真快乐的年纪,可是她却整天的闷闷不乐。总是追着她问:“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看到鲜花,她却要用双手去触摸?为什么她没有家人牵手,就哪都去不了?”她笑着告诉她,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可爱的天使,她们同样会让世界变得精彩。听了她的话,她的脸上带着一丝这个年纪不应有的苦笑对她说:“老师,大家都知道天使是快乐的,却不知道当她们漂亮的翅膀折断了会有多痛。”她的心一下子被她的话触痛,痛的无法形容,她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她告诉她有这样一个女孩,她不仅看不见而且还听不见,可是她却凭着坚强的毅力和乐观的精神,学会了好几国语言,成为女作家、教育家。你想认识她吗?她满脸充满了惊奇和疑惑,她把海伦凯勒著的《假如给她三天光明》读给她听。她眼中泛着激动地神情,兴奋地拉着她的手说:“老师,她也想像海伦凯勒那样成为一名作家,她能吗?”她坚定地告诉她:“你能,你可以成为中国的海伦凯勒!”

打开了那扇门,燃起人生光亮!从那一天开始,她不再抗拒学习,而是粘着她学盲文,学书写。她又推荐宇欣加入学校《心灵之窗》广播室。这可是每个盲孩子心里都期待的神圣而又自豪的任务。通过锻炼,她从主持撰稿的小试牛刀中,渐渐地开始喜欢上了写作。她的作品《坚强的翅膀》在第十三届全国小学生写作大赛中获得特等奖。在她的鼓励和支持下,她现在成了一名小小的网络写手,沉醉在写作的快乐中,已经完成近20余万字的作品。

写作带来的自信激励了宇欣的全面成长,她在各种活动中脱颖而出,不仅主持学校的各种大型活动,还参加了省残疾人汇演,在2018佳木斯市小学生演讲比赛中获得一等奖第一名的好成绩。

她在日记中写到:“虽然她看不到世界的美好,但她却可以用双耳去倾听琴声的悠扬。虽然她看不到百花的姿态,但她可以用双手去亲近美好的自然之美。她的心有了梦,也一样可以看得见!”

他(田福成),一个当年由老师手牵着手在黑暗中寻求光明的盲孩子,如今却带着“长大后她就成了你”的梦想站在了特教这神圣的讲台上;她(张爱华),一个秀气弱小的盲人女孩以一首自己创作的诗朗诵《春天的畅想》,打动了无数的听众,而今她已经开了三个盲人按摩连锁店,用坚强、乐观的生活态度带领着他的团队服务社会,创造自己的人生价值;他(王洪旭),一个怀揣钢琴梦想的孩子,在学校的全力支持培养下,为他争取到与钢琴家郎朗同台演出的机会,如今已赴北京,踏上了他的筑梦之旅……

党的十九大“办好特殊教育”,党和国家对特殊教育的重视程度和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特殊教育,迎来春天。

学校考虑到她的工作量,曾几次不让她再担任班主任工作,都被她婉言谢绝。她没有因为工作的繁重,而影响到管理班级和教学任务,各项工作均能高效顺利完成,这背后付出的艰辛唯有自己知道,但她乐此不疲。班主任的工作,让她和孩子们走得更近,爱得更深,她离不开这样一个让她全情投入的岗位,这样的岗位也让享受了别样的幸福。

28年的从教生涯,坚守特教,无怨无悔。她从一个青涩的年轻教师成长为骨干教师,从语文教师、班主任到兼任教务干事,从兼任科研干事到兼职办公室负责人,是她的学校给予她成长的土壤;是她的同事赋予她向上的力量;是她的盲孩子们丰满了她的教育人生。她曾两次在全国特殊教育学校教师信息技术综合应用能力大赛中获奖。参与了从“八五”到“十三五”国家、省市级的重大课题和一般课题的研究,取得了有价值的推广成果,撰写论文近40篇。先后荣获了省模范教师、省“四有好老师”、省师德师风先进个人、市十佳师德标兵等众多荣誉,让她享受着付出的喜悦与幸福,感受到作为特教教师无尚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