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剪生出“纸间美意”
作者:晁元元
2018-01-03 16:15:32

demo.jpg

翟文秀(左三)在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张红纸、一块垫板、一把刻刀,简单地勾画之后,一双灵巧的手上下翻飞,纸屑纷纷落地。一幅喜迎新春的吉祥窗花就这样诞生了。有句话叫“三年从商,十年寒窗,终生学艺”。翟文秀说,剪纸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一张精美的剪纸需要经过手艺人无数次折剪,唯有超乎常人的耐心才能干得了这个精细活儿。

翟文秀的剪纸作品多就地取材,与东北生活息息相关,折射着这片土地的沧桑神奇的人文变迁,有民生世相、节气风物,但更多的是对自己记忆里的故事表达,人生经历的诉说。


demo.jpg


一剪之巧 颂在民间

翟文秀1947年出生在辽金时代便有“胡拉温屯”称谓的呼兰,他5岁开始跟母亲学习剪纸,花草和拉手娃娃是他最初的作品。

姥姥是满族人,满族剪纸始于明代,旧时女人们往往必修这门女红课,她们将美好的故事、人物、动物、植物组合在一起,刻剪成图样,或送给他人作为祝福,或张贴在自家显眼的地方,祈盼人丁兴旺、子嗣平安、逢凶化吉。

在剪纸中,铺满了一个家族女性的记忆。他依稀记得,母亲剪窗花,也剪鞋花和枕花,从不起稿画形,随心随兴,三折两叠,操刀即剪,信手拈来。

他印象最深的,还属母亲剪的“嬷嬷人”和“嘎秃子”。“嬷嬷人”是北方民族萨满文化符号,是满族人心中崇拜和敬奉的祖先形象,满族人将她剪成“立位形”的剪纸,可以站立,用来驱邪祝福。翟文秀回忆:“母亲的嬷嬷人剪纸有自己的独特表达,嬷嬷人头上长着柳枝形装饰,也许柳枝是北方民族所崇拜的生命树吧,为什么这样剪,她却只说姥姥当年就是这么教的,母亲虽不识字,落剪总带巧思,她将嬷嬷人上衣双层叠剪,头部单剪插于身体上”。

“嘎秃子”,在满语中意指不务正业的小混混,邪气,却充满原始生命的张力,他至今还常常仿照母亲,剪刻这个洋溢着童真活灵活现的人形。

那时的女人们愁也剪,喜也剪,苦也剪,乐也剪,将她们内心的苦闷忧伤及快乐充分地表达出来。通过她们的双手,这些民俗珍品宝贵地储存下来,代代相传。

“宵来送岁还迎岁,齐换宜春帖子题。”清人钱大昕竹枝词中所谓“宜春帖子”,即为“剪纸”。翟文秀说,在东北农村,无论木格窗还是玻璃窗上,年节到来总是换上窗纸和“吉祥”窗花,桃子和鹤象征长寿,牡丹意指富贵,金鱼与“金玉”读音相同,鸡喻意“吉”,莲花和鱼暗指“连年有余”,喜鹊和梅花即是“喜上眉梢”。“借物喻意”“谐音取意”的表达方式保持了中国传统文化意识的原初性,透出了人们对生活的热情与渴望。翟文秀有组东北迎春风格剪纸,描绘了年夜饭、写春联、剪窗花、放花炮、看春晚、拜新年、挂花灯、新年画、扭秧歌、舞龙灯、放风筝和戏冰雪,这些东北冬季民间娱乐的场面,剪出了这一方土地上的吉祥和喜庆。

demo.jpg


妙手剪出 小城神韵

“工艺千古不变,风格当随时代”。翟文秀在传统审美情趣和现代表达方式寻找结合点,他剪的动物或淡定安坐,或跳跃起舞,憨态可掬,自得其乐,寥寥数下,天真童趣跃然纸上。花草、谷穗、稻子、大豆,北方这些平常物象,在他曲、直、柔、锐的刀法下传递着神、韵、淳、真。

一千多年前,唐代诗人李商隐对剪纸艺术进行了生动的描述:“镂金作胜传荆俗,剪彩为人起晋风”,翟文秀的剪纸殿堂,已不是传统剪纸在民俗意义上的重复,那应算是北方人心灵的再造。

翟文秀生在呼兰康金井八卦街,跳大神,唱秧歌,放河灯,野台子戏,娘娘庙大会……萧红《呼兰河传》中的一切,对于翟文秀来说毫不陌生:

任性而倔强的“我”,小时候喜欢伸手将白白的纸窗捅几个洞,破得越多,自己就越得意,祖母用钢针迎候着“我”。

祖母临终前,年幼的“我”不知家里要出大事,还在后花园独自玩着,恰逢下雨,“我”把酱缸的盖子取了下来,顶着走进屋,要给祖父看。“我家的后门坎特别高,迈也迈不过去,因为缸帽子太大,使我抬不起腿来”。

翟文秀说,第一次看《呼兰河传》,是在供销社工作时,借了同伴的一本缺页的旧书,他用一夜时间通读,后来,他看了无数遍,许多经典场景都烂熟于心,作家笔下的后花园,那些小黄瓜、大倭瓜、向日葵、蜻蜓和蚂蚱所带来的亲近感,使他萌生出剪刻《呼兰河传》人物的想法。

除了酱帽挡雨、祖父拔草、祖母举针等经典段落再现外,他刻画的《呼兰河传》人物老厨子、有二伯、王大姑娘、冯歪嘴子、小团圆媳妇,栩栩如生,甚是可爱。翟文秀说,这组人物剪纸采用了阴刻的手法,利用剪影效果,在暗色的物象上用亮点或白线丰富表现力,更显朴厚凝重,也暗合了这些人物的悲惨境遇。

葫芦、蝈蝈笼、小磨,都是能勾起乡愁的物件,每一幅画面边缘装饰布满值得玩味的细节,他常常把《呼兰河传》翻到书中人物那一页,反复思量。小萧红的头饰和服装设计也颇费心思,单辫花衣,一个裤腿挽起,透露着她的顽皮和倔强。

demo.jpg


千刻不落 万剪不断

翟文秀剪纸工作室就坐落在他的家里,屋内墙上桌上,角角落落都是剪纸。

翻看翟文秀的作品,你会感慨不已:剪纸原来也可以这样剪,它可以冲破层层技术捆绑和藩篱,开启你对它的重新认知。

立体剪纸,让剪纸“活”起来,或双层铺垫,或多层复贴,形成空间和层次。他制作的剪纸宫灯,将宫灯四面合围,前后左右上下六个方向都有“风景”。

将剪纸做成浮雕,增添更多的情致。此外,彩绘也令剪纸生辉,他在单色相纸上层层涂色,明暗晕染,脸蛋、天空等更是能达到自然烟染的效果。翟文秀创作了《中华民间四精艺》《百蝶图》《神奇的黑土地》《萧红人物》等作品,这些多样而多变的尝试探索,也是对这一中国古老纸文明形态的一次次活态传承,他的作品《吉祥文字吉祥娃》摘得第四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中国传统工艺(剪纸)大赛“金剪子”奖、“最具网络人气奖”及“剪纸达人”奖。

剪纸讲究“千刻不落,万剪不断”,剪纸这门手艺也是这样,“这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翟文秀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传承。他坚持19年义务教学,剪纸学习班就开办在他家里,手把手地教大家剪纸的创意、构图和剪刻,分文不取,还管学生午饭,许多人因此成了剪纸的忠实“粉丝”。他坚持6年去东方红小学和顺迈学校义务教孩子们剪纸,守“匠心”,传“匠艺”,育“匠人”,带出了众多青少年剪纸能手。

人生很多事急不得,翟文秀的“匠心”源于“60年嘈杂世界背后的热爱和专注”,如此动人心扉的剪纸,需要漫长岁月的熔造和修炼。 

(编辑:毕诗春 责编:晁元元)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