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法治政府建设
作者:李辉
2018-07-02 11:07:01

demo.jpg

法治的实质是构建合理可行的秩序,一个政府,既是秩序的建立者、实施者,更应该是秩序的遵循者、保护者,政府崇尚秩序比公民崇尚秩序更关键。为了适应现代社会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的快速发展和变化的趋势,政府行政职能必须作出适当的调整,它必须适应中国改革之需要,在依法决策、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上下功夫。既能反映出政府的效率,又能最大程度体现人民意志。行政机关与行政相对人之间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按照中国现行法律体系的制度安排,行政机关自身拥有较多的立法权限,同时又要承担宪法和法律具体内容的实际执行,所以,应大力提高政府的法治化水平。重大决策听证制度、重要事项公示制度、重点工作通报制度、政务信息查询制度、重要程序遵循制度都应成为法治政府的目标追求。

一、建设阳光透明的政府。这是现代法治政府的目标追求,也是现代法治政府诚实守信的应有形象。一是政府非涉密文件要公开。政府制定的一般性政策法规,上级制定的规范性文件都应按照法定的程序予以公告,由公众申请或直接从政府网站查阅和复制。这关乎普通民众的切身利益,关乎公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关乎和谐社会建设。二是行政决策过程要公开。凡政府的重大决策事项都要公开,涉及公民切身利益或应被公众广泛知晓的事项要广泛征求公众意见,实行民主决策、科学决策、依法决策,这也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法理要求。三是政务活动必须公开。政府各部门的各项重大业务活动、重大财政开支都要以适当的形式予以公开,主动接受群众、媒体、舆论监督,以便从源头上预防违法乱纪行为发生。政府信息公开是一种有效的反腐方式已经被多数国家认同并使用。如果公权运行不透明,就会造成权力拥有者和权力监督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如果监督者无法获取监督所必须的信息就很难保证监督是准确或有效的。只有将公权和其使用者置于透明的监督状态之下,才能保证监督权的准确行使。

二、建设权力受限的政府。政府的权力必须受到制约,政府的权力来源于宪法和法律的授权,这种授权使政府行使公权有了合法的依据,同时它也限制了政府的权力只能在授权的范围内行使,否则就是越权,而越权是无效的行为,是要被追究责任的。公民通过自己法定的选举权、罢免权、参政权、议政权、监督权、申诉控告权来展开对政府公权的制约和监督,形式灵活、渠道多样。权力不受制约,必然会导致腐败,有绝对的权力就会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既是规律也是教训。所以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管制度,以确保国家和政府权力始终在人民手里。

三、建设服务型政府。“服务型政府是指在公民本位、社会本位理念指导下,在民主制度框架内,把服务作为社会治理价值体系核心和政府职能结构重心的一种政府模式或曰政府形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一直扮演着发展型政府的角色,这也是中国具体的国情决定的。党的十八大以后,政府的功能定位已从管理走向治理,一字之差,道出今后政府首先是服务者,然后才是管理者。政府的服务者身份是由政府权力本源决定的,既然政府权力来源于人民授权,它自然要为人民服务。服务型政府要创新公共供给服务机制,提高公共供给服务效率,按需提供服务,以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作者单位: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