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记忆后的那个人还是你吗?
作者:迈克尔·舍默
2018-02-07 15:26:05

demo.jpg

复制记忆

《爱有来世》是Netf l ix在2017年拍摄的影片,片中罗伯特·雷德福扮演的科学家证明人死后确实有来世。这位科学家解释说:“一旦身体死亡,意识的某些部分就会离开我们,前往一个新的空间。”他还用一台机器证明了这个理论。据另一个角色的介绍,这台机器能“在亚原子水平上测出人死后离开身体的脑波”。

这个观点和“量子意识”的理论相差不远,而理论的拥护者很多,包括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和医生迪帕克·乔普拉。其中一些版本认为,我们的心灵并不完全是大脑的产物,意识存在于物质实体以外的某个地方,因此身体即便死亡,意识也不会就此终结。由于这也是我的新书《地上的天堂:对来生、不朽和理想社会的科学探索》的主题,所以我要说一说这部电影和这些概念的几个问题。

先来说一种假设,那就是我们自我意识依靠记忆,而记忆又永久储存在大脑中。如果记忆可以复制、粘贴到一台计算机里,或者复制、植入到一个死而复生的身体或灵魂里,我们的生命就可以继续了。然而记忆并不是这样运作的。记忆不是一台录像机,不可以在你的大脑中将过去发生的事播放出来。记忆是一个不断修改的流动过程,完全依赖你脑中神经元。不错,当你在夜间入睡、次日早晨醒来,或者当你在手术中麻醉、几小时后醒来,你的记忆都会恢复——甚至在你经历了“深低温停循环手术”后也是如此。这种手术会将病人的脑冷却到华氏50度(约摄氏10度),使神经元停止电活动。就连这样,病人也能恢复记忆,说明长期记忆是可以以静态方式存储的。但是,如果你的脑死亡,记忆就找不回来了。这就是为什么在心肌梗死和溺水后,要立即做心肺复苏,因为大脑一旦缺少富含氧的血液,神经元就会死亡,存储其中的记忆也就消失不见了。

第二种假设是,只要复制你脑中的连接组(也就是脑中神经元的连接图),上传到一台计算机里(像有的科学家主张的那样),或者在一个死后世界里复活你的身体(像许多人设想的那样),你就会在一间实验室或是天堂里醒来,就好像刚睡了长长的一觉似的。然而你的记忆、心灵,甚至你的灵魂的拷贝都不是你。那仅仅是对你的复制,和你的一个双胞胎兄弟没什么两样。没有一个人会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兄弟或姐妹心想“那就是我”。不管复制还是复活,都不能确保你继续存在。

第三种假设:你之所以拥有独特的自我意识,不仅仅因为你有完好的记忆,还因为你有个人的观点。神经科学家肯尼斯·海沃思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高级科学家,也是大脑保存基金会的主席,他把人的同一性分成了“记忆自我”和“观点自我”。他认为只要把一个完整的记忆自我输入电脑(或者在天堂里复活),“观点自我”就会随之苏醒。

我不同意这个看法。要是当事人没死,这样做就会产生两个记忆自我,它们各有各的观点自我,通过独特的眼光观察世界。从那一刻起,这两个自我会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并根据不同的经历产生不同的记忆,而不是“你”一下子获得了两个观点。如果你死了,我不知道有什么机制可以把你的“观点自我”从你的脑子转移到一台计算机里(或是一具复活的身体里)。一个观点完全取决于自我从一个瞬间到下一个瞬间的连续性,就算这种连续性会被睡眠或麻醉打断。死亡是对连续性的永久破坏,你的个人观点是无法从大脑转移到任何其他介质中去的,无论生前还是死后。

这虽然听起来令人丧气,其实却刚好相反。每个人在世界上,在历史中都是独一无二的,无论从地理还是从时间上看都是如此。我们的基因组和连接组都是不可复制的,因此人人都知道自己会死,也会对其中的含义有所觉悟。

(红猪译,摘自《环球科学》)

(编辑:李树泉 责编:赵宇清)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