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文学与文化研究的重要收获
作者:祝福恩
2018-04-02 17:09:17

demo.jpg

《北大荒文学研究》

车红梅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北大荒文学研究》是牡丹江师范学院车红梅教授继《北大荒知青文学:地缘文学的另一幅面孔》之后的又一部力作。这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结项成果,也是作为地域的北大荒文学研究的重要收获。作为生长于北大荒的年轻学人,著者进行多年的调研和阅读,以其独立的思考对北大荒文学进行整体把握。

北大荒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版图东北角的重要一翼,著者以批判的思维审视研究对象,辩证地书写,更倾心于北大荒文学文本的生命力,诗性地言说,渗透史论结合的传统。研究触角伸向丰富的文本内核,勾勒出北大荒文学的生命轨迹。北大荒文学时间跨度大,著者以萧红传统为一端,抓住萧红小说地荒、人荒、情荒的精神血脉,梳理北大荒文学形象嬗变看出其把握了蛮荒、拓荒、家园守望这一书写流变,从地缘、人缘、时代角度阐释了北大荒文学的社会历史、地域文化和时代感召等形成的文学镜像。以十万复转官兵为代表的拓荒者对北大荒文学国家话语的积极响应,流人群体、知识青年的密集性输入,开发北大荒这一特殊的文学生态带来了北大荒小说的繁荣,给读者带来宏观性的认知体验。

著者对研究对象有着精确的论述,“北大荒文学表现出少传统重负而又多付诸实践的开拓精神,国家行为的大规模、有组织的开发建设,10万官兵开发北大荒,54万城市知青建设北大荒,再加之被流放的文化名人和支边青年的加入,强化了北大荒文学的政治意味和鲜明的时代感。很多作家心灵深处沉潜着难以割舍的‘北大荒情结’,北大荒甚至是他们创作的王牌资源。”特殊的开发建设滋养了北大荒人开拓进取的精神,形成作家扎根现实生活的创作及对现实主义的坚守,作品更多地体现在主流文化的影响上,开发作品具有双重话语诉求,英雄化人物塑造而又具有人性化的特质,体现作家文学观念的现实转变。

论著遵循史学、文学、美学等逻辑结构,精准地把握北大荒代表作家,选取展示不同时期出现的文学现象、代表作家及创作实绩。第二、三章融入著者学理判断与学术体验,避免因强调地域文化的整体性而忽视作家个性化创作,对具体的作家研究讨论。第二章展示著者对北大荒作家精神立场的洞见:触摸生活的脉搏,坚守日常生活的写作,特别是对本土作家的研究发现“萃取生命的激情”、“苦难的诉说”、“生活的错位”中,彰显乡土文学景观的“在地感”。探究北大荒作家蕴含的个性精神气质、文化传承及特定的北大荒情结,追寻文学本体性,从更深层次的文学现象中把握住北大荒文学独特性。足见著者沉潜本土文化富有见地的精确阐释。

从地缘文化诗学角度勾勒主客体、文化构成、审美心理结构等基本特征,著者理性概括与个案研究相结合,将北大荒文学发展的区域性特征和特殊文学生态相结合,进行具体阐释和理论探究,对北大荒文学研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北大荒文学与文化的研究是由表及里、探及其美学的内涵,从北大荒文学的文化渊源、文化形态到审美形态,体现出对北大荒文化形态的深层观照,在强调地理环境和内部构成的特定板块特征外,著者着眼于强调主流意识形态文化对社区文化的影响,定位了其对地缘文化素质的迅速提升。著者敏锐地指出至今没有一个版本的文学史提到北大荒文学,体现出中心文化对边缘文化的忽视,体系中作家对体系外作家的遮蔽。在地域人口变迁和文化形态互动中发展考察文学特质和形态,洞见多元的文化心理状态,体现出著者的研究旨趣和理性批判的建构意义。

著作对北大荒文学研究采取了文学—政治—地理—文化—审美的多元的探究结构,对北大荒文学与地缘政治、地缘伦理和地缘心理等形态进行了多元的学理性探究,显现出著者对文化地理学视阈下的集中思考,多维度地审视这一文学现象,融入生命体验的艰苦探寻,对北大荒文学的复杂性、丰富性、独特性有充分的考量。

编辑:肖笛 责编:赵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