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为人师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南宇清
2020-09-09 16:59:47

三尺讲台和孩子们的期待是有魔力的……



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被教师围绕的大家庭中。姑姑是模范教师,经常外出代表学校讲公开课,走到街上都有好多不同年龄的学生认识,远远地就冲她喊:“南老师好!”跟在一旁的我都觉得十分光彩,好像也享受了到别人的尊敬。由于父母忙于工作,我六年级便跟着姑姑到了县城,就读于城西小学。大家得知我是南老师的侄女儿之后,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我洋洋自得了好长时间。原来还怕城里的孩子不愿意和我做朋友,结果竟然是同学们抢着和我做朋友,这真是沾了“南老师”的光呀!
再后来,就觉得做老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了。姑姑经常深夜还在写字台边批改作业,那时没有电脑,她买来教学光盘在VCD机上来回播放,还时不时说一句:“对了!就该用这种方法!”常常吓我一跳,我想姑姑是“走火入魔”了。当时的我很怕姑姑,她的学生们也一样,那时年纪小,就认为是她脾气大,很恐怖,现在才知道,是她的认真让她不怒自威。她在付出的辛苦我都看在眼里,打心底里佩服她的工作热情。
我在姑姑的影响下,如愿考入了长江师范学院,光阴飞逝,四年的大学生活给予了我登上三尺讲台的信心与决心,也很顺利,县招特岗教师也给了我成就梦想的机会。


demo.jpg


《新来的老师》  油画 李自由
当妈妈和姑姑把我送到就职的南峪小学时,我却顿时有点心灰意冷。南峪是个小村庄,整个学校只有十几个学生,坐车回家都要走几十里路。正式上课的前一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难道就是我要实现梦想的校园?活泼的学生呢?团结的班级呢?宽敞明亮的教室呢?配备齐全的办公桌呢?越想越煎熬。
第二天,没有想象中的欢迎仪式和教师见面会,我直接走上了梦寐以求的讲台。由于人数少,全校所有的学生在一起上音乐课,面对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我竟然有些紧张,他们眼神各异,有好奇,有疑惑,有的低着头。我强作欢颜,说了句:“Hi,同学们,你们好呀!”
“……”
我收到的是“无应答”模式。
“我是你们的音乐老师,我叫南宇清。”讲台下开始窃窃私语。
“你们喜欢唱歌吗?”
我不顾回答,自顾自唱起当时比较流行的《隐形的翅膀》。当我声情并茂,带着苦中作乐的心理唱完一曲之后,讲台下竟然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然而,这羞涩、零星的掌声却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大学时代,我开过小组毕业音乐会,参加过各种比赛,也有很多舞台经验,获得的掌声也算是不计其数,但是却都没有这点掌声来得真诚、感人。
有点尴尬却很暖心的第一节课就这样结束了,但这节课却一改我前一晚的煎熬,令我茅塞顿开,我甚至想说,这第一节课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想起姑姑反复看一张CD的神态,我现在才算真正地理解,三尺讲台和孩子们的期待是有魔力的,只要站在讲台上,看着孩子们,这一切就指挥着你的大脑不停思考,不断进步,帮助着自己成人、成师。


demo.jpg


木刻版画《舞蹈课》
这几个孩子接触到了音乐,也接触到了若朋友一样的我,他们对音乐的热情让我很惊喜。那是属于我的第一个教师节,孩子们没有像样的礼物,手里捧着一把樱桃,一把核桃,放在桌上就害羞地跑掉了。听说山里的野菜种类繁多,稍加处理一下,美味又特别,我提议孩子们带我上山挖野菜。他们个个精神抖擞,带着工具,早早地就等在了我的门口。走在弯曲的山路上,阳光明媚,云淡风轻。
“走走,走走走,我们小手拉小手,一同去郊游,白云柔柔,阳光悠悠,青山绿水一片锦绣……”
是我刚刚教的《郊游》,我满足地听着他们轻轻哼唱,享受着这最淳朴的师生情谊,心里美滋滋的。


作者简介


demo.jpg


南宇清,1991年生于沁源。重庆长江师范学院毕业。现在沁源县融媒体中心工作。有散文发表于《山西日报》《黑龙江日报》《今晚报》等报刊。


demo.jpg


↑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ID:hljrbswanfukan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编辑|杨铭

责编|那可

监制|施虹

来稿邮箱:a84655106@163.com

版权归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欢,请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