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白露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田孟龙
2020-09-07 17:21:51

demo.jpg

斌版画作品《徽风明韵之白露》

白露是二十四节气中第十五个节气,古人称之为“仲秋”“仲商”“正秋”。“白露秋分夜,一夜冷一夜”,《礼记·月令》载:“(仲秋之月)盲风至,鸿雁来,玄鸟归,群鸟养羞。”“盲风”,乃疾风;“养”,指贮藏;“羞”同馐,即食物。八月大风起,群鸟开始贮藏过冬的食物。古人以四时配五行,秋属金,金色白,故以白形容秋露。“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唐·杜甫《月夜忆舍弟》),阳气在夏至达到顶点后,物极必反,阴气也就渐渐兴起,天气开始转凉。唐人白居易《凉夜有怀》诗云:“清风吹枕席,白露湿衣裳。好是相亲夜,漏迟天气凉。”二十四节气到秦汉方最终确立,但“白露”在春秋时期就已入诗,《诗经·国风·秦风·蒹葭》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白露是一盏温润清心的茶。“春茶苦,夏茶涩,要好喝,秋白露”,白露茶是立秋至白露之间采摘的佳茗。唐人李肇《国史补·卷下》有“洪州有西山之白露”记载,大唐宰相令狐楚有“萸房暗绽红珠朵,茗碗寒供白露芽”之咏,晚唐诗人许浑,在《送段觉归东阳兼寄窦使君》诗中“秋茶垂露细,寒菊带霜甘”一句,道出了秋茶经露水滋润的细嫩,与菊花经秋霜洗礼的甘甜。可见,自李唐来,民间已有白露时节饮秋茶习俗。白露茶产于枫叶飘红时节,故又称“枫露茶”,其性不寒不热,温润耐泡,难怪《红楼梦》中贾宝玉因为一杯自己只喝了两三道,留着准备再饮的“枫露茶”,被丫鬟茜雪当剩茶送给李嬷嬷吃了,烦恼非常。

demo.jpg

李迪《白露》 布面丙烯 150×112cm

白露是一排长空列阵的南飞雁。汉武帝刘彻《秋风辞》云:“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鸿雁是中国古文化中的灵禽,中国邮政标志。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盛赞鸿雁“四德”:“寒则自北而南,止于衡阳,热则自南而北,归于雁门,其信也;飞则有序而前鸣后和,其礼也;失偶不再配,其节也;夜则群宿而一奴巡警,昼则衔芦以避缯缴,其智也。”鸿雁被古人赋予了浪漫的意象:两相别离为“雁影分飞”,排列有序为“雁序”“雁阵”,来往书信为“雁书”“雁帛”。唐代诗人李白仰望鸿雁布阵南征,写下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的诗句。“鸿雁”在《全宋词》中出现凡36次,陆游有“哀哀断行雁,来自关塞北”的名句,诵之亦不免让人垂首。李清照借鸿雁寄托相思之情:“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元代戏曲家王实甫的《长亭送别》云:“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让人心底顿生萧瑟悲凉之感。

白露是一曲千年吟唱的爱情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诗经·国风·秦风·蒹葭》篇是《诗经》305篇中的经典,“蒹葭”、“伊人”与“水”、“露”一起勾勒出了一幅霜染秋苇、烟水迷蒙的秋水伊人图。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历代文人于吟诵中对“蒹葭”的意境,寄予了无限遐想。有讽刺说,汉代《毛诗序》云:“蒹葭,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焉。”“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隐喻周礼。逆周礼治国,必“道阻且长”。顺从周礼,则“宛在水中央”。有招贤说,清人姚际恒在《诗经通论》中认为,“伊人”即“贤才”:“贤人隐居水滨,而人慕而思见之。”有浪漫爱情说,清人李渔在《窥词管见》中谓,“蒹葭”是“情为主,景为客。”钱钟书于《管锥编》中评价,“蒹葭”是“寓慕悦之情,示向往之情”。在清秋早晨,诗人形单影孤,独行在芦苇茂盛的河边。诗人对“伊人”用情很深,百转千回,苦苦追寻。《蒹葭》创造了“苍凉凄美”的艺术境界,无怪乎清人王闿运要说《蒹葭》是悲秋怀远的“千古伤心之祖”了。

demo.jpg

张放 《白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