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女夷
作者:范震威
2018-05-11 14:36:02

说来话长,我在唐诗之海的杜甫港湾中邂逅了中国的霜雪女神(也称冰雪之神、雪神或冬神)之后,寻了一个机缘去拜访了青女的娘家。在她的娘家——自然之神的家庭里,又谒见了青女的妹妹,中国古代司万物长养之神女夷。我刚见到女夷的芳容,即被她的美艳所吸引。女夷那无与伦比的光华,立即让我做了她的粉丝,心中涌起的是仰视。

女夷她既不燕瘦,也不环肥。可她既有赵飞燕的轻盈、飘逸,也有杨玉环的丰腴、富丽。她体态适中,气质高雅,打量起来,比西施还西施,比貂蝉还貂蝉。她之所以如此超凡出尘,是因为她为世间司万物长养之神,必集万千生命之美于一身;她一手播撒万物籽种,一手抚慰万物之果熟;她既是万千生命之女,又是万千生命之母;她以无与伦比与美轮美奂为千万生命之长相树立了榜样。如果将她称为华夏的美神,也不为过。

当霜雪女神青女呼风唤雪,认真履行她冬神神职的时候,当抒情诗人唱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时候,青女的妹妹女夷,已经在做上岗前的热身了。一俟到了“六九”前后,她就匆匆地赶去上班,进入角色,上岗履新。

demo.jpg

《绿的呼唤》    版画    郭馨元

她上岗时的阵容是相当可观的:冬眠蹲仓的熊啊,展翅而醒的蜜蜂啊,甲壳虫啊,蝴蝶蜻蜓扁担钩啊,蚯蚓啊,大野蛙蛇啊什么的,也都吐出一冬的秽气,踏着“八九”雁来的叫鸣,跟在司万物长养之神女夷的身后,吟唱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古老摇滚,伸腰扩背,撸起袖子,纷纷扬扬地动起来了。在春江水暖鸭先知之后,燕鸥鹅鹭,鹤鸨鸮鹩等以及它们朋辈的候鸟、留鸟们,也听闻女夷的召唤,悠悠地展翅,凌空而翱翔。

像霜雪之神青女又叫冬神一样,司万物长养之神女夷也称之为春夏之神。因为,她既掌控耕耘播种,又掌管开花结果。在她司控万物长养之时,据道教秘笈透露,她还有一个风神的兼职。不过,我在她娘家《淮南子·无文训》的自然之神的谱系上,只看到了如下的记述:“青女乃出,以降霜雪。行十二时之气,以至于仲春二月之夕,乃收其藏而闭其寒。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谷、禽兽、草木。孟夏之月,以熟谷禾。”对此,高诱注曰:“女夷,主春夏、长养之神也。”再引申一下,明代冯应京的《月令广义·岁令·祀典》,又将女夷加上了一个花神的桂冠。——这就是古代中国花神的由来。前不久,在杭州的花会上,据悉女夷作为花神第一次同21世纪的国人见了面。

女夷作为春夏之神、万物长养之神、花神,是华夏大地之上土生土长的中国籍的本土女神,所以我邂逅她时,感到格外亲切。两千年来,作为万物长养、春与夏相兼,以及她花神的美丽,可以说她无处不在:“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苏轼《春宵》),此际女夷站在岁月的潮头,裹一身青春与香馥;“红杏枝头春意闹”(宋祁《玉楼春·春景》),是她——女夷站在迎春风摇曳的树冠枝桠间,为春鼓歌;“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李白《清平调》),是她借李白之笔把人间的审美与自然之美融于一身,给人以无限的美的遐想,从而将春、花与诗或诗人联袂在一起,留下千古的丽思。于是,既是道教徒,半是佛教徒,又是高阳酒徒的诗仙李白,在咏花之际,便暗喻中将花神的艳丽与露华之美纠结在一起,兑入诗与酒的芳馨,给大千世界以多重的、多样性的缤纷华彩。嗣后,在历代诗人笔下,每一朵草木之花的神韵中,都蕴含了花神女夷的笑容。

但女夷是清醒非醉的,她所司万物长养是不分亲疏,一视同仁的。尤其是播种、抽芽、开花、结果,万万千千,各有司责,各有所用。绿叶鲜花可饰丽环宇,蛇毒蜂螫亦能医疥疮。总之,让美丽美丽着它们的美丽,让香馥香馥着它们的香馥。草野葱茏,江湖苍翠。千千万万,物种繁衍,一个不少,是她永恒的信条。她敬业而又勤奋,入春之季,她挥洒万物俱亲的信念,一个不漏地将它们交给阳光、雨露与煦风的爱抚,对此,她从不厚此薄彼,不论出身,不计前嫌,只要倾力助推入世,她全都分赐施爱。她的纤纤素手,玉指红润,她一边播撒下世界万物的籽种,另一边又施力于万物在同类与异类之间博弈成长。这里撒下稻麦金浪,那里撒下豆谷幽香;既有高粱吐穗红,又有玉米拔节响;既有桃花李花枣花梨花榴花金橘花,也有木樨丁香茉莉山里红。万千籽种从她的指间滑下,千万幼苗带着她的手温发育竞长。她栽种下的,既有向日葵,也有夜来香;既有白罂粟,也有紫玫瑰;既有季季红,也有山丹丹;既有狼毒花,也有忘忧草;既有仙人掌,也有金钱菊……在不胜枚举中,我又见到她长养的北国佳丽:靺鞨珍珠享誉古今,人参田鸡益寿健体;木耳榛蘑香林下,松子山榛赠友人。平原牧草红花松江蓼,岭上北药兴安山杜鹃;漫山坡上有球果唐松草,沟谷林间有百花山柴胡。楸子树,华水苏;石竹子,白头翁;多花筋骨草,东北天南星……如此数不尽的奇花异草,何止万千!女夷为神灵,可她的工作繁复而单调,沉闷亦稍有嫌乏味,然而她却乐此不疲。因为,她是令人敬仰的女神嘛!一言以蔽之曰:她为生物多样性而弘扬,也为生命的多样性而守护。所以,她才是司万物长养的神祇。既是神,她就有多重化身。在黑龙江的伊春、绥棱、呼玛,我见过两尊森林女神的塑像,一尊花神的图腾之雕,那都是北地粉丝对她化身的敬仰呵。

女夷要做的事太多,万千花草,枯芝永续,随着掌声、欢呼声与诵诗声持久不息。上苍见她分身乏术,让她遴选出一年十二个月的花神代她受礼。好事的人见世上许多男女钟情于她,便为她列出了每月一花神,共计12位。但要认识这12个月女夷的替身,就需要另写一文了。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扫码关注《天鹅》 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