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带你省博看国宝“铜镜”去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文/摄 记者 董云平
2020-11-20 12:32:58

49面或大或小、或细腻或豪放、在柔和灯光下微微散发着古朴金属气息的铜镜,倘若走马观花般掠过,似乎不会留下任何印记。而若走近它们,你会对它们四千多年的历史饶有兴趣,做了些许的“功课”,或许就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震撼体验。

正在黑龙江省博物馆展出的“铜为鉴 以照行——黑龙江省博物馆藏宋金铜镜展”,是黑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宋金精品铜镜的首秀。而在同台对垒中,宋金铜镜的PK,也让观展增加了别样的趣味。

demo.jpg

异军突起精品纷呈的金铜镜

49面铜镜,是从黑龙江省博物馆馆藏的百余面铜镜中精选出来的,都是有级别的精品文物。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国宝“铜镜”——金代山水人物故事铜镜。1975年,在我省绥棱县境内的一座金代贵族墓葬中发掘出土,被认定为一级文物。近年来,作为我省文物宝库中一颗耀眼的“明星”,它曾亮相于首都博物馆、扬州市博物馆等博物馆。

这面镜子,堪称是一幅充满诗情画意的鱼跃春耕图。镜面光亮,呈献出银白色的柔和色泽。镜面上半部分是一幅以山水画为背景的人物故事画面,下半部分为一对鲤鱼在河水中嬉戏追逐,掀起朵朵浪花。画面散发着水墨画般的诗情画意,呈现着浮雕般的生动质感,流淌着写实佳作的美妙叙事。

省博物馆历史部副主任勾海燕说,这面铜镜是女真贵族曾经使用过的一件器物,距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它的完好程度在传世的中国古代铜镜中十分罕见鲜有,是“不可多得的实物珍品”。此外,原件被调至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双鱼纹大铜镜,也是一件精品,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圆形铜镜。铜镜借用鲤鱼生殖繁盛的特性,来表达多子多孙的美好意愿,同时借喻“鲤鱼跳龙门”来祈求升官入仕,反映出女真人的尚文精神和对教育的重视。

勾海燕介绍说,镜,萌芽于夏,兴起于战国,盛行于汉唐。自唐末以来,铜镜开始衰落,北宋略有复兴,南宋继续衰落。然而与南宋对峙的金代,积极吸收汉地文化,在铜镜制作上异军突起,虽有不少仿唐宋之作,但也有创新的内容,最终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兼具汉、唐、宋三代特点,并极富民族特色。这些铜镜,既展现了女真族的民族特色,又彰显了女真人的高水平制作工艺。

金镜的粗犷豪放与宋镜的婉约细腻

40余面铜镜,依据主题分成了五个单元:双鱼纹铜镜;龙纹镜;人物故事镜;瑞兽花鸟纹铜镜;铭文铜镜。

第一个单元就是双鱼纹铜镜。“双鱼镜”“双鱼纹大铜镜”(复制品)“双鱼水草圈带镜”“双鱼花鸟镜”四面金代铜镜,与“带柄双鱼镜”一面宋代铜镜,均在栩栩如生的双鱼嬉戏中,展现出精细的制作工艺。

勾海燕说,双鱼纹铜镜在金代铜镜纹饰中最为常见。女真人居于白山黑水之间,多以捕鱼为生,鱼与他们的生活有着密切的联系。目前黑龙江境内已出土几十面双鱼纹铜镜,多为圆形,圆钮,主纹为双鲤,绕钮反向逐游,四周波涛滚滚。有的制作精细,纹饰线条匀密,造型生动,大多为官铸;有的造型笨拙,线条粗糙,纹饰模糊,多为私铸。有的带刻款,有的无刻款和押记,大部分是金代前期、中期的作品。金代的双鱼纹铜镜中的鱼造型都很丰满,宋代的双鱼纹铜镜中的鱼则显得很灵动;在风格上,金铜镜显得更粗犷豪放,宋铜镜则比较婉约细腻。

重温历史浮雕呈现神仙故事

二童子攀枝纹镜、许由巢父故事镜、吴牛望月镜、柳毅传书故事镜、带柄人物故事镜……

在人物故事镜单元,一面面生动形象的故事镜,让观众在欣赏铜镜工艺的同时,重温了历史上的许多熟知的故事。勾海燕说,宋金时期故事镜传世和出土的都比较多,主要以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神仙故事为题材,采用粗线条画法,用浮雕技法处理。比如仙山楼阁、云中飞鹤、山谷云绕、寻仙访道,使画面呈现出超凡脱俗的神仙意境,这是当时宗教神学盛行的反映。有的故事题材所表现的内容能从史籍记载中找到,如童子攀枝镜、许由巢父故事镜、吴牛望月镜、柳毅传书故事镜等等,多为中原地区广泛流传的历史故事被用于铜镜上,这是汉人与女真人在经济、文化、思想等方面互相学习、互相渗透的必然结果。

40余面铜镜,有的画面清晰,看不到岁月的留痕,有些则略显模糊,颜色上也各显千秋。勾海燕说,不很清晰的铜镜是二次或几次翻模的铜镜;而各个铜镜所呈现出不同的光泽,则是因为所含金属成分不同所致。当然,无论是国宝级铜镜,还是二级或三级的铜镜,它们都非寻常百姓家所能使用的,它们的主人非富即贵。铜,虽难与玉石可比。但从数千年走来的铜镜,堪称精美的工艺品。古器物学家罗振玉先生就曾认为,“刻画之精巧,文字之瑰奇,辞旨之温雅,一器而三善备焉者莫镜若也”。纵观四千年铜镜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古代匠师给铜镜的纹饰和铭文以更深刻的含意,赋予其美好的寄托和希望,同时也凝聚了我国青铜工艺的深厚水平,无疑为我们了解古代社会生活,探究其背后的历史渊源和人文故事打开了又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