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
作者:于延休
2018-01-25 16:31:57

demo.jpg

张静梅《时代列车》 黑白木刻

几番折腾,终于坐上了回家的列车。感觉天空分外蓝,阳光格外温暖,身边的每一位旅客都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亲切。

列车徐徐开动之时,上来两位女孩子,气喘吁吁,额头上挂着汗珠。她们手里提着一大包零食,透过塑料袋可以看到薯片、饼干、火腿等食品。她们将两瓶碳酸饮料摆在桌板上,差一点碰翻了我放在上面装着开水的杯子。两个人一坐下来,就叽叽喳喳抱怨说要是不急着赶车,还要好好跟那个人理论一番。

嘴巴没停,两人又拿起手机,摆各种姿势,咔咔自拍。我偶一瞥,镜头里居然有我,她们正在用某种相机软件,对着我的木讷的半张脸打着马赛克。

照片处理完之后,立马发了朋友圈。瞬间有人回复,两人又发出一阵毫无拘束的笑声。

好半天,她们都塞上耳机看起韩剧。想起媒体网络对九零后的一些微词,看看眼前这两个女孩儿,我竟有些担忧起来,这一代该怎样肩负起未来的责任?

趁她们安静下来,我拿出随身带的书来看。许是过早赶车有些累了,觉得有些困了,趴在桌板上睡了会儿。

“列车员我们要补票。”

高嗓门的对话声,吵醒了我。

原来这两个女孩儿买票时目的地站的车票已经售光了,她们只好买了提前一站的车票,现在打算补上所差一站路程的车票。

从她们与身边旅客的攀谈里我知道她们是大二的学生,也是假期回家。一个打算帮爷爷收割农田,另一个回家帮爸妈的饼店和面烙饼。一个说自己暑假都没回家,在外打工,想锻炼自己,也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另一个女孩儿说假期里自己要每天凌晨三点起床赶制早餐,让妈妈能够多睡上一会儿。

我有些惊愕,这是我眼中的九零后吗?

我不由插话问她们上车时抱怨什么,她们说起早赶地铁,地铁卡消磁了,需要去窗口办理登记才可再次使用。签名时因为她手里拿的东西很多,把名字签得不太规范。窗口的服务人员居然斥责她,不听她解释,把卡和身份证通过窗口扔到了女孩脚下。

女孩苦于赶车,没时间跟她理论,她说自己心里憋屈,真想回去找那个人说道说道……

列车员过来收拾垃圾,她们又马上要求补票,许是列车员忘了或太忙,对于两个女孩儿的一再要求,他们没有太在意。已经快要下车了,还没有人过来给她们补票。

旁边的一位大姐说,丫头,还补啥啊,马上下车了。可是两个女孩儿还是坚持补了最后一站的票。

闲聊中,她们其中一个问我,明明规定窗口单位微笑服务,她们咋还这样理直气壮,高高在上。另一个说有一次下雪,一个中年人向她索要了十元钱,说是凑回家路费。可是一转身这个中年人打车走了,而她自己都没舍得打车。她问我以后再碰到这样的事,她该不该再施舍。

这些问题居然问住了我,让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转头望向了窗外,因为车速很快,难以分辨清楚匆匆而过的景物。可是我看到天空依然很蓝很蓝……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