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在线|赵云龙的水彩艺术世界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董盈
2020-07-30 15:19:31


姿容清雅,暗香涌动,丁香作为哈尔滨的市花,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品格、历史与人文印记,成为诸多艺术形式所表现的对象。邂逅水彩画《五月丁香NO.45》是在黑龙江省首届青年水彩艺术展上,它作为评委作品展出。不似人们传统认知中的丁香,在微妙的光色中,利落从容的笔法,予人以酣畅淋漓之感。在点线面的构成与光影明灭间,作者过硬的绘画功力、对水彩语言的把控可见一斑。

demo.jpg

画家赵云龙

这幅画的作者是黑龙江省文联副主席、入选2019年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的水彩艺术家赵云龙。他用四五年的时间,持续创作了《五月丁香》系列水彩作品,目前已达到四五十幅,《五月丁香NO.45》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你以为,从这幅作品便能读懂整个《五月丁香》系列,那你就错了,因为作者的“求变”精神贯穿着整个丁香系列作品,甚至去年与今年的风貌也差别甚大,这基于艺术家对水彩艺术的感悟和积累,对水彩艺术当代性与哲学性的追求。
艺术理论家王洪义曾这样评析赵云龙《五月丁香》系列水彩画,“《五月丁香》系列作品的价值之一,就是对久已存在的水彩艺术惯例与变革的讨论,做出了实践者的聪明回答:既保持水彩媒材特质,又拓宽水彩表现边界;既有水色流动与透明,又有意境深邃与沉厚;既有画面整一形式,又有线形影调等多元素组合……这些都是在保持水彩媒介特有属性基础上做出的大胆变革,是持常求变,左右逢源,惯例中有改变,继承中有发展。”

demo.jpg

五月丁香NO.39》,赵云龙,73×100cm,纸上水彩,2018

艺术家突破已被社会认可的个人风格,去探索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与手法,需要勇气,更需要自信。在探索水彩艺术的道路上,赵云龙不愿故步自封。翻看他过去20多年间的水彩作品,可以看出其作品风格的明显变化。有研究者将赵云龙到目前为止的作品概括为三个阶段:现实主义时期、本体语言探索研究时期、当代意识的创作时期。然而,赵云龙的这种“持常求变”并不是横空出世的刻意为之,而是基于他深厚的艺术功底和大胆创新,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呈现。
赵云龙少时学画,对绘画艺术的执着、坚韧与天赋一直伴随着他。他15岁只身从老家伊春来到哈尔滨,师从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孙月池教授,学习水彩画。1983年,赵云龙考入鲁迅美术学院,在雕塑专业学习了5年,1988年毕业后任教哈尔滨师范大学教授水彩,直至成为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带起一支强劲的水彩团队。多年累积,赵云龙练就了坚实的造型功底,深得学院派绘画精髓,对水彩自身的特点和技法的把握运用驾轻就熟。

demo.jpg

《暮归时斜阳正浓》,水彩画,赵云龙, 140×92cm,1999

这种扎实的造型能力、对水彩媒介的熟练应用,在赵云龙早期作品中便已经得到体现。他的早期作品画面是精细、写实的,其笔下的乡村诗意缱绻,透露出作者对自然、季节光色变化的敏锐观察。1994年至2000年,这批作品如《机声隆隆》《初雪》《初春的阳光》《暮归时斜阳正浓》《高原秋日》等,在全国各大展览中斩获奖项,有研究者认为,这批作品让赵云龙在水彩画坛站稳了脚跟。
这后来近20年的时间里,赵云龙担任了两届中国美协水彩画艺委会委员,连任两届中国美协水彩画艺委会副主任,主要以评委的身份出现在各大展览中,然而,他并没有放缓追求更高艺术造诣的脚步。作品作为艺术家表达情感、感知的载体,在赵云龙早期作品中,他大气洒脱、质朴豪爽的真性情,未能得以充分释放。在赵云龙看来,感悟和创造是艺术家的生命,重复别人不行,重复自己也不行,他勇敢跳脱出早期的风格,带着学生天南海北地写生,创作出一批如《威尼斯印象》系列、《伊犁民居写生》系列、《渤海港湾》系列等作品,通过回归自然与生活现场的写生,研究水彩艺术的本体语言。

demo.jpg

《威尼斯印象2》,水彩,100×150cm, 赵云龙, 2018年

赵云龙喜欢写生的现场感,但他的写生不是真实地描摹还原现场,而是从现场丰富的细节中提炼概括眼前的生活、景物、情境、情绪,让写生与创作合二为一。去年暑假,赵云龙到秦皇岛写生,集中用20天的时间创作了30多幅作品,他喜欢在同一个地方,集中时间,连续作画,其间感悟不断变化,尝试不同手法,在同一题材上深入探究,这其中常会出现几幅令他爱不释手的作品。
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尚辉评价赵云龙的水彩画,“回到现场写生,不只是满足现场创作的某种不确定的挑战性,更重要的是回到水彩画那些至纯至净的艺术特质。因为,他在这些流行的大制作里已找不到艺术那种最本质的东西。应当说,艺术语言的纯粹性和艺术表达的表现性,像一种魔咒那样不断地引导着赵云龙去探寻水彩艺术的本体,这里水性色彩的轻淡柔和、笔性表现的恣肆率性都被他看作是一种至高的艺术境界。”

demo.jpg

《古镇遗韵No.8》,53×45.5cm,纸本水彩,赵云龙, 2019

赵云龙近年来的作品被认为是展露了他真正的才情,不仅是艺术语言回归本质,也是他对艺术初心的叩问,抛开功利心对创作的纷扰,由心而作,追求纯粹,摆脱胸有成竹对于作画方法、画面效果的束缚,展开“胸无成竹”的探险,追求艺术的大开大合,不让具象事物为艺术思维戴上镣铐。他强调画面用笔的书写性,喜欢以畅快的勾描来传神,甚至可以数得出画面的笔痕,笔锋所及,在源自西方的水彩艺术中融入东方绘画意蕴。
尚辉评价道,“他近几年以哈尔滨市花为主题的‘五月丁香系列’水彩画创作,不止是以简化色彩的方式来抽象自然光色,而且,笔触的写意性也越来越接近书法用笔,在笔意的纵横书写中呈现出其精神的汪洋恣肆、放荡不羁和雄浑壮阔。在此,他已脱离了对于具象意涵的表达,而进入了精神情感的表现与宣泄。”
以《五月丁香NO.45》为例,赵云龙在颜色上做减法,丁香并没有用传统认知中的藕荷色,而是变成了黑白。他不想让色彩分散大家的视线,而是取其疏密组合和点线面的构成,把色彩减掉或者归纳成几个颜色,用最少的色彩表现其情感意涵,以一当十,可谓高明。
有人还在赵云龙作品中看到了国画的水墨精神,油画、版画甚至雕塑的痕迹和意味,这或许与赵云龙放眼当代绘画语境的“大美术”格局有关,他自对当代水彩画发展现状有所认知,但同时又不把自己束缚在水彩当中,打破画种间界限,横向观察同时期其他画种的动态、艺术家的所思所为,换位思考,探究未知领域。且拭目以待,看赵云龙将行向何处,变向何方。
   文中部分图片由董盈翻拍


杨铭|编辑

董云平|责编

施虹|监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