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波同学的新时代
作者:嫩江渔樵
2018-01-25 16:32:06

雪映千里,晴空一碧,嫩江大地,仿佛童话世界。

一线从县城伸向北部山区的公路,在一处写着“110”的里程碑路口,又甩出一条线,弯曲着伸向远处山脚下的小村庄。

疏林白雪的山脚下,散落着几十户红砖蓝瓦人家。

一户敞亮的大院内,两只俊美的黑毛大狗在院里嬉戏。

房顶雪压蓝瓦,屋内暖意融融。

热乎乎的火炕上,佳肴满桌,香气飘荡:莹莹润润的肘子肉,淳厚的香;黄黄嫩嫩的小笨鸡,鲜美的香;五花肉血肠烩酸菜,酸爽的香;干锅烀的土豆、倭瓜、鸡蛋辣椒酱,热辣朴实的香,还佐着白蒜泥、红辣椒油、绿韭菜花……

我们十余人,应同学小波之邀,正在他家吃杀猪菜。

此时,壮实的小波再次提酒,他扬着兴奋的黑红脸膛举杯:亲爱的男生们,更加亲爱的女生们……话一开头儿,大家哄笑,说完了完了,还以为你是绿色无污染的,在农村也学坏了。

小波放下微漾的酒杯,红着脸膛说:我没变坏,是生活变好啦!现在种地和原来种地不一样啦,原来种地,就那几顷口粮田,我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生活啥样大家都知道。说句实在话,那时过年杀口猪,请一次客,哎,他顺手指了下正在点烟的我,渔樵,你把烟掐啦,我这是绿色农家,而且女生在场,那么不懂礼貌呢你!

小波继续说:那时杀口猪,请完客,一见猪肉下去那么多,媳妇心疼好几天!现在呢,包了一百多顷地,你们不都叫我场长吗?虽是夸张,但收入确实是多多了,和同学们一样,县城里也有了楼、老婆孩子也在县里生活、上学。农村这个房,就算是乡间别墅了!大伙也知道,这几年我都是一块儿杀俩猪,请完屯邻请同学、请完亲戚请朋友,图的就是个热闹。吃喝越多我越高兴!所以说,现在咱们生活不一样了,不自卑了,自信了,敢说心里话啦,哈哈……

小波重新举起酒杯:来吧,亲爱的同学们,为了我不再心疼猪肉的生活,为了我敢于赞美女生的自信,干一杯吧!

小波的话语,淳美好听,淳香如桌上热乎乎的肘子肉,甘美如杯中绵润润的嫩江春。大家齐声叫好,纷纷干杯。

此时,宽敞明亮的屋内,欢笑与淳香荡漾,理石窗台上,黄灿灿的金塔、白花红蕊的龙吐珠正站得高高的,似和窗外开满的雪花斗艳……

demo.jpg

于承佑《清平乐》之二  水印木刻

突然,村里吠声渐起,由稀转密,院中的大黑二黑也翘首竖耳,随后吠叫着飞奔而出。小波撂下筷子说:好像是野猪下山啦!

大家一听纷纷穿鞋下地跑出了门外。果然,村外不远的白雪山林,十来个黑点如蝌蚪向山脚移动,听到犬声齐吠,渐渐踟蹰不前。可能见村犬集结,一阵犹豫后,才不情愿地缓缓扭头向山林里而去……

此时大家笑说:小波场长不光种地多,还养这么多野猪啊!小波说这野猪可不是我自己养的,是全村养的。小麦灌浆的时候,靠山边的“光头”(小麦品种),都得让这些家伙捋点儿。可你说也怪,这粮食丢一点洒一点儿觉得心疼,可让这些家伙捋点儿也就捋点了,没觉得咋地,还觉得挺好玩儿的!

小波说这些年不让开“五荒”,又退耕还林、退耕还草,草木一盛,鸟兽可欢儿起来了,野猪、狐狸、野鸡……比前些年多多了,冬天常见野鸡到屯边找碎粮食、火狐狸在蓝天白雪的野地捕鼠……

说话间,主人的两只大黑狗突然跑回了院子,前边的嘴里还噙着猎物:一只红面锦羽的大野鸡!小波急忙上前,小心地从狗嘴里将野鸡接下来。野鸡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扑打着翅膀,大黑狗瞪着野鸡“汪汪”叫了两声,好像在训斥它不听话。小波检查了一下野鸡,只是翅膀受了点轻伤。说一定是大黑二黑刚才在屯边撵到的。

旁边一同学大喜,说赶快用大锅炖上吧!

小波瞅了他一眼,转手把野鸡交给媳妇说:放到仓房里,用盆装点温水,洒点苞米粒,养几天,翅膀好了就放回山上!

小波在扔给大黑二黑两块多肉的骨头后,转过头来,对要吃野鸡的同学笑说:除了吃,你还知道啥呀?知不知道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这不是想吃野鸡,你这是想吃官司啊!

大家纷纷笑他:文明社会,这小子的野蛮思想还没进化好呢!没学过“暴殄天物”这个词啊?别说有法,就是没法,这么美艳的珍禽,你也下得去口?你还不如大黑二黑呢!

经野猪下山、家犬带禽这一插曲,同学们更加兴致盎然,又回屋上炕,添酒热菜重开筵。喝到兴处,小波举杯宣布他来年的大动作:将把流转面积扩大到五百顷,全种有机大豆、有机小麦!我这当农民的,也不光只低头种地,也仰头看天!十九大上不说进入新时代了吗,那我,也要转变种植方式,提高粮食品质,开创属于自己的、一个农民的新时代……

小波同学眼睛闪亮、自信满满。其实,我们已经看见,这个脸膛黑红的龙江农民,在这白雪黑土的广袤农村,正步伐矫健地走在农业新时代路上……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