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探索“表土剥离” 保障黑土不流失
作者:陈明 记者 谭迎春
2018-11-27 15:03:05

初冬时节,三江大地白雪覆盖,宁静而美丽。记者在农垦建三江管理局浓江农场全民健身中心建设项目施工现场看到一番特殊景象——伴着马达的轰鸣声,两台挖掘机和两台推土机正在将地表的耕作层黑土剥离出来,整齐地堆放在地边。浓江农场场长杨晓飞说,黑土地是珍贵的土地资源,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财富,保护黑土和项目建设同样重要。

demo.jpg

表土剥离施工现场。 本报记者谭迎春摄

“表土剥离”意义重大

杨晓飞介绍说,2016年浓江农场申报建设全民健身中心,计划投资1600万元。按照建三江管理局《建设占用耕地表土剥离工作制度(试行)》的要求,浓江农场组织开展了耕地表土剥离工作,剥离面积8454平方米,取土深度在25~30公分,预计取土量2800~3000立方米,主要用于中低产田改造、场区绿化及大棚水稻育秧。“过去春耕育苗,农场职工四处抠挖苗床土,不仅毁坏了耕作层土壤,而且破坏了生态环境,损失难以估量。现在‘表土剥离’让黑土再利用,解决了这个老大难问题。”

虽然我省是黑土地的主要分布区,但据土壤普查资料显示,黑龙江省域黑土层的厚度已由上世纪50年代的60至70厘米,减少到现今的30至40厘米,平均每年减少0.5至1厘米。因此,对黑土层的保护已经刻不容缓,而表土剥离再利用恰恰是保护黑土层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据省自然资源厅耕地保护处调研员于洪凤介绍,“表土剥离”是指将建设占用耕地(包括临时性用地)所涉及到的适合耕种的表层土壤剥离出来,用于原地或异地土地复垦、土壤改良、造地及其他用途的剥离、存放、搬运、耕层构造与检测以及继续发挥表土的有效利用价值,发展自上世纪60年代的土地复垦概念,《土地管理法》《土地复垦条例》《黑龙江省耕地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为此都作出了明确规定。特别是在2015年和2016年,“表土剥离”连续两年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此项工作受到了高度重视。

demo.jpg

建三江表土剥离项目效果图。本报记者谭迎春摄

“表土配套”实现资源再利用

农垦建三江管理局耕地集中连片,是我国农业生产规模化、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区域,黑土地自然肥力有逐年下降趋势。

2017年,农垦建三江管理局在垦区率先开展了表土剥离再利用工作,明确规定:凡是农转用新增建设用地项目及设施农用地占用耕地、林地、草地项目,都要实施表土剥离及再利用工程,并经验收合格才能供地,突破了以往“只有耕地需要表土剥离”的固有思路。国土部门建立了表土剥离再利用项目台账,联合农业、林业、畜牧等部门同步规划、同步实施,将被剥离的表土与土地整治项目、低产田改良、苗床土、城镇绿化等工程无缝对接,取之于耕、用之于农,形成“表土配套”模式,探索了一条助力黑土保护与节约集约用地新途径。

2017~2018年,建三江管理局共实施表土剥离项目21个,剥离土方量45.25万立方米。剥离出来的表土用于土地综合整治项目约为29万立方米,改造中低产田近千亩,预计每亩可增产水稻300斤;为全局8000多栋水稻育秧大棚提供苗床土13万立方米,可保证60万亩水稻的育苗用土,减少了乱挖苗床土现象的发生,有效保护了耕地资源;为城市绿化提供用土近3万立方米,打造了局直和各农场高标准绿化住宅小区2万多平方米。

demo.jpg

大型机械正在施工中。本报记者谭迎春摄

黑土层保护利用潜力无限

为了让北大荒宝贵的黑土资源得到保护和重生,省自然资源厅驻农垦总局国土资源局在建三江召开表土剥离及再利用观摩现场会,全面肯定了建三江管理局“表土剥离、移土培肥、改良耕地、提升质量、保护生态”的工作机制,并将这种有效保护耕地资源,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有机结合的作法进行推广。

省自然资源厅驻农垦总局国土资源局局长李永清说,建三江管理局在开展表土剥离再利用方面起到了引领和示范性作用。各垦区要结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土地整治规划和高标准农田建设规划的实施,对本区域内的剥离再利用工作从布局和时序做出规划安排。规范表土剥离管理体制,将表土剥离再利用纳入用地预审内容,在项目前期论证阶段予以充分考虑;制定好剥离利用方案,对耕作层土壤剥离、存储、利用做出合理安排,做到与建设项目同步设计、先剥离后用地;切实加强实施监管,做好与农场农业等部门的交接,按照剥离利用方案,做到应剥尽剥、及时有效利用。

省自然资源厅驻农垦建三江国土资源分局局长张建伟表示,今后将严格落实耕地保护政策,开拓思维,创新作为,最大限度利用好不可再生的土地资源,守好这片沃野,让建三江永远焕发勃勃生机,当好共和国粮食安全的“压仓石”。

编辑:赵悦含 徐佳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