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鹭的家园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作者/郑权 诵读/李晓龙
2020-07-28 17:28:26

demo.jpg

苍鹭的家园

作者/郑权  诵读/李晓龙

在扎龙自然保护区的下游,有一片湿地,名字叫长合湿地,位于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白音诺勒乡西北部,处在东嫩江流域的水网地带。杜尔伯特县境内呈无尾状散流的地表水,绵延近百处大小湖泡。这些湖泡的水源来自嫩江出槽水以及乌裕尔河、双阳河的泄洪水,超出兴利水位的洪水由东北向西南,汇入嫩江主河道,所以长久以来,当地人就把这近百处湖泡形成的水系称为东嫩江。夏、秋两季,东嫩江流域就是水禽的乐园,而在众多的水禽之中,苍鹭种群作为强势的存在,以长合湿地为核心家园,顽强地演绎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

长合湿地素来就有“老等街”的说法,“老等”就是当地人对苍鹭的俗称,也叫“长脖老等”,因为苍鹭总是静静地站在浅水里等待着食物的到来。水面上漂浮的水草和芦苇形成浮柴,苍鹭就在浮柴上做窝。浮柴越聚越多,苍鹭窝也越做越多,久而久之,浮柴层就占满了河里大片的浅水地带,厚实而又连续不断,人走上去都不会下沉。于是苍鹭做窝的浮柴层,就被人们称作“老等街”了。当然,老等街上还有其它众多鸟类栖息,而苍鹭的数量更多。长合村的村民们习惯了与苍鹭长期地和睦相处,过着优美恬淡的生活。然而,老等街在1998年9月遭受了一场灭顶之灾,东嫩江流域一场特大洪水,彻底冲毁了老等街。

1999年春季,我作为包村工作组的成员,到长合村工作,亲眼目睹了一场“鹭鹊大战”。原来,冰雪消融春回大地的时候,苍鹭群同往年一样,从南方飞回了长合湿地。当苍鹭群发现“家园”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无奈之下,“相中”了岗上树林里的喜鹊窝。长合湿地的腹地有一处岛型沙岗,位于四河屯西南。岗上有一大片杨树林,是四河屯的李万杰老人10多年前栽下的树,树林里有上百个喜鹊窝。谁也不曾料想,印象中吃“等食”的“弱势群体”苍鹭,竟然在失去了水上家园之后,抢占了树上的喜鹊窝。一场鸟类之间的大战就这样爆发了。长合湿地的上空,有几千只喜鹊在围攻几百只苍鹭,场面恢弘惨烈,震撼程度绝不亚于某些大片。苍鹭群在喜鹊的重重围困之中奋力冲杀,带着鹊群在树林上空往复盘旋,像庞大的云团一样,整体飞舞,占满了天空。愤怒的鸟鸣声不绝于耳,我和村民们都惊奇地看着,流露出惋惜的神情,不知该如何是好,想拍下来,可惜没有照相机。“战斗”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最后以鹊群败去而告终。后来鹊群还进行了多次小规模的“反扑”,希望夺回领地,但均未成功。既然这片树林成了苍鹭的新家园,人们就把这片林地称为了“鹭岛”。

自从苍鹭群占领了喜鹊窝以后,李万杰老人的烦心事儿就来了。苍鹭竟然不断地从河里叼来苇子,加大树上的窝,导致窝越做越大越招风,常常有大树在风大的时候拦腰折断。他心疼这群苍鹭,忍了几年没有采伐这片树林。可是他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实在需要支取这片“绿色银行”的存款用来养老了,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向林业部门申请了采伐手续准备伐树。

长合村党支部书记任会臣知道这件事后,自己掏腰包,花高价从李万杰手里买下了这片林地,时间是在2004年。这下子李万杰老人高兴了,逢人就讲自己卸下了一个大包袱,这回这群苍鹭有什么危险和自己没关系了。任会臣书记买下这片树林是为了什么呢?村民们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想靠鹭岛申请旅游项目;有人说他傻,明摆着赔钱的买卖,他还做;不过更多的人理解他这样做的用意,就是为了保护这群苍鹭。果然,时间给出了最好的答案。接下来的10年时间,鹭岛还保持着自然的状态,没有什么旅游项目落到这里。来看苍鹭和拍摄苍鹭的人却日益增多,于是任会臣书记和村民们义务地担起了保护苍鹭家园的责任,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苍鹭,也尽可能不让外人踏上鹭岛。可是鹭岛上的树不断倒折,已经没有几棵好树了,用村民们的话说,任书记赔哭了。然而就在这10年间,苍鹭可没“闲着”,它们在鹭岛以外逐渐成林的大树上絮成了新窝,建成了更加崭新的家园。鹭岛“拆迁”的条件成熟了。

2014年冬季,任会臣清理了鹭岛上的残林。2015年春季造林期间,任会臣在鹭岛上栽满了小树。当苍鹭群飞回来的时候,没有再度发生鹭鹊大战,苍鹭住上了自己絮的窝,而且在四河屯以北的万亩大苇塘里,正在形成新的老等街。




★编辑:毕诗春   


★责编:那   可
★监制:施   虹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版权归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编辑。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