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野花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作者/赵振宁 诵读/琉璃半夏
2020-07-28 17:32:43


demo.jpg


故乡的野花

□作者/赵振宁   诵读/琉璃半夏


    故乡多山,山中多草,草中多野花。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个贫瘠的小山村。从我记事起,村子后山上的树就被砍光了,整个山梁光秃秃的,一颗树的影子都见不到。不仅如此,山梁上还到处是采石留下的石头坑,大大小小的,像人的头上长的疮疤。
    但幸运的是,每到春天来临,山上却生长出茂密的野草,野草中更是点缀着五彩缤纷的野花。打碗花、毛骨朵花、大芍药花、卷莲花、格桑花竞相开放,漫山遍野地连缀成五彩的空中草滩。
    这里既是我们的空中花园,又是我们的空中乐园。女孩子们把五颜六色的花朵别在头发上,把自己打扮得像公主。男孩子们在山上尽情地嬉戏、追逐、翻滚、打闹。
    我和哥哥用爸爸的旧账本和妈妈拆洗被褥时留下的旧线做成简易的小风筝,迎着微风放飞,一如放飞自己的梦想。有时回家也会采回一小把野花,送给妈妈。妈妈会把野花养在瓶子里,为我们的小屋增添一些色彩。

    于是,记忆中每到花开的季节,家里的柜子上总会摆一个瓶子,瓶子里总会插满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记忆中,家乡的山,实在是贫瘠,长草已是不易,何况是长花呢? 但这些野花作为草中之翘楚,与山上的野草一样,如白居易诗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给大地增添了色彩,也给我的童年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这些年来,虽身在省城,但也会时时地回到故乡,一来是看父母,二来是看故乡的山水。不知不觉中,故乡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县城的楼房建得越来越多了,街道变得越来越宽了,人民的生活更富裕了。农村的房子也变得宽敞明亮了,村村都通了公路,村里很多人也摇身一变成了“城里人”,过上了向往的城里人的生活。
    但更重要的是,生态环境更好了。天更蓝了,树更绿了,花更多了。站在老家的院子里,远远望去,满眼都是树。站在高中母校的操场上再也看不到大黑山上那用白灰书写的“防林防火人人有责”八个大字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山的绿树。徜徉在树林中间,到处是野花,比起当年来,更多更艳丽了。
    去年八月,与一群高中同学,出山城北行三十余里,至省界。见树林荫翳,百草丰茂,野花盛开,一众同学像孩童般尽情地玩耍,还摆出各种造型合影。我和另一位同学都带了夫人来,情不自尽地采来一大把野花,像年轻情侣一般献给自己的爱人,引得众人一阵欢笑。
    诗经有云: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如。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爱花之人,古来有之。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宋周敦颐独爱莲。我一黑土地长大的汉子,却独喜故乡的野花。她生于草根,长于草根,再贫瘠的土地也无法阻止她绽放。小时候我把她献给敬爱的母亲,长大后我把她献给心爱的妻子。
    故乡的野花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也承载着我对故乡的眷恋。

 



★编辑:毕诗春   


★责编:那   可
★监制:施   虹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版权归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编辑。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