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神童”是“拼爹”还是“坑儿”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综合
2020-07-17 17:05:52

近日,有两则关于“神童”的消息遭到了人们的质疑,引发热议。

其一,云南一位一年多以前连基因是什么都不清楚的六年级小学生陈某某,在短短十几个月内登堂入室研究生物医学,并发表高质量研究成果《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获评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7月13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回应称,此获奖项目学生系该所研究员之子,研究所目前已成立调查组。

其二,浙江慈溪“天才少女”岑某诺,年仅16岁,一天能写300首词牌,2000首诗,15000字小说,2017年出版了《中国青少年经典诗词集》,2018年出版了岑某诺诗词666首…… 当外界质疑岑某诺的创作能力时,其父亲解释说:“所谓创作,实际比的是打字速度”。此外,有记者查证为岑某诺出书的“中国人民出版社”并不存在,岑某诺任“副主任”的“中国国际新闻网”也是个“山寨机构”。

 

新华网:别让创新比赛成了“拼爹游戏”

因身为研究员的家长过度参与,云南一名小学生研究论文所获奖项被撤销。家长越俎代庖,让本该是激发兴趣、提高素养的科技创新比赛变味,成了“拼爹游戏”。这不仅有违比赛规则,更对孩子价值观带来误导。实事求是是科学的要义,如何强化监管、堵塞漏洞,确保公平竞赛,有关方面也需要向社会交出合格答卷。  

经济日报:“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需要调查

虽说自古就有不少“神童”的传闻,现在一些大学也以少年班形式招收才能出众的青少年学生,可这次曝出“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的新闻,还是有些超出人们的正常认知,如此专业、尖端的研究领域,一名小学生能取得突破性进展,确实有些令人匪夷所思,让人怀疑这项研究究竟出自谁手。创新是社会进步的不竭动力,全社会都极其鼓励创新,也应该从娃娃抓起,可前提是真创新,而非假青少年创新之名,实质却是家长甚至花钱买来的创新成果,借此谋取不正当利益。创新容不得半点虚假,教育公平也不该被亵渎,最该强基础的领域,如果任由搭便车走捷径行为泛滥,后果不堪设想。从这个意义上讲,“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确实需要认真调查。

(夏熊飞)  

工人日报:是有神童还是有“神通”?

小学生研究癌症,研究成果达到硕士甚至博士研究生水平,不出意外的话,这走的多半还是“父母搞研究、儿子拿成果”的路数,一出华丽的拼爹闹剧。“神童”“奇才”背后,站着的其实是有“神通”的家长。

近几年教育领域的拼爹花样层出不穷,从以权以钱择校到各种暗箱操作的升学加分,从读初中的儿子在父亲主编的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诗歌,到父母利用高校内部资源帮助女儿保研作弊……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军备竞赛”中,一些家长利用各种社会资源,用各种不正当方式帮助孩子“弯道超车”,为将来“抢跑”积攒资本。这对那些老老实实“拼娃”的家庭形成了一种“降维打击”。

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作为国内面向在校中小学生开展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青少年科技教育活动,多次出现超出中小学生能力水平甚至很多硕士博士都惊呼看不懂的项目,这正常吗?因为与升学挂钩,参赛选手如若获奖往往能获得中高考加分,这种“诱惑”让不少人想入非非、蠢蠢欲动,不难理解。本该最讲科学精神的赛事,却很可能存在有违科学的操作,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于忠宁)

 北京青年报:有多少“神童”就有多少“神爹”

从种种迹象来看,岑某诺的文学能力或者相关成就,应该与其父关系很大。岑父承认,刊载女儿作品的那几本读物均非公开出版,稍微了解出版行情的人都知道,这种书基本上属于非正规操作,花钱就可以出版作品。

再从岑某诺的新闻成就看,这恐怕也离不开其父亲的助力。信息显示,岑某诺在14岁时就已经成为“中国国际新闻杂志社记者”,而且还是“中国国际新闻网绍兴运营中心的副主任”。该杂志、网站同样在内地不属于正规新闻媒体,其运作的规范性也值得怀疑,不排除花钱购买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不管该女孩实际能力有多强,从公开信息来看,应该都与其父密切相关。如果没有钱来铺路,该女孩无论是出版作品还是拥有某些与年龄不相符的身份,都不可能实现。而联系“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奖”事件,我们就会发现,类似于这样的“神童”不管有多少,都不是孤立存在,背后都有个“神爹”。

无论父母包装自己的孩子是为了升学加分,还是为了美化扬名,对孩子未必都是好事,甚至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对这类案例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有关方面要高度重视,该怎么查处就怎么查处,不能含糊。

(丰收)

 广州日报 :如此造“神童”,谁该吃药?

张爱玲曾说过,“出名要趁早”。年少成名确实风光无限,可如果是恶名、臭名呢?靠造假堆砌“成就”,还把经不起推敲的履历拿出来显摆,这是在挑战公众的智商,更折射出一种病态。

近年来,打造“神童”的案例,屡见不鲜。社会上一些培训班,如蒙眼识字、量子波动速读等,各种“高能”假到离谱,竟也受人追捧。这背后,都是戳中了一些人渴望神童的心态。应该说,家长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情可以理解。平时在朋友圈晒娃、炫耀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但不能癫狂过火,不能将包装、美化作为一种捷径。否则这是为孩子还是为自己的虚荣心?是养娃还是坑娃?例如岑某诺,如此费力地立“神童”人设,到头来为天下笑,成为红遍全国的、加引号的“神童”,可怜可叹,值得警醒。

(李海蒙 夏凡 ) 

红网:“一天能写诗两千首”,过度包装是个爆仗

对个人进行适度的包装不是不可以。但包装应该是去芜存精,彰显个人鲜明特质,而不是哗众取宠、虚头巴脑,不着边际。哗众取宠式的过度包装,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自黑”。比如,宣称“一天能写2000首诗”,不合逻辑,没有事实依据,也严重违背创作规律,自然没有人相信会有这样的“神人”,遭到质疑和非议也是非常自然的了。

少些不切实际的浮躁功利心态,多引导孩子勤奋踏实地走好人生路,这才是父母引导孩子成长的正确打开方式。天才都是奋斗的结果,而不是包装出来的。莫扎特说,“哪里有什么天才,只有无比寂寞的勤奋”;爱迪生说,“天才是99%的汗水加1%的灵感。”鲁迅说,“哪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了”。这些伟人的话今天仍然振聋发聩,能引发我们对爱慕虚荣、只想让孩子尽早出人头地的家庭教育的反思。

(梁勇)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

请作者七日内与编辑联系协商稿费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