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漆从曲水流觞到北国风物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那可
2020-07-28 13:49:04


大漆从曲水流觞到北国风物

□文摄/那可




清宫造办处第六代传人、金漆镶嵌工艺省级非遗传承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夏立军。 那可摄


清宫造办处第六代传人、金漆镶嵌工艺省级非遗传承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白艳萍。 那可摄


《庄子·内篇·人间世》有“漆可用,故割之”的记载,庄子所指的漆,都有哪些用途?他所担任宋国地方的漆园吏又是怎样的官职?我省的漆艺从哪里起步,如今发展现状又是怎样的?清宫造办处第六代传人、金漆镶嵌工艺省级非遗传承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夏立军、白艳萍,从自身专业出发,讲述传承到北国的大漆艺术,解读漆器的独特魅力。


历史悠长 漆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瑰宝


说到“漆”,今天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含甲醛、有污染、带有刺鼻性气味……如果脑海中只有这个印象,和艺术领域讲的大漆可谓南辕北辙了。与工业时代的油漆不同,流传至今的大漆是一种割取自漆树的纯绿色、无污染液体。大漆,又称天然漆、生漆、土漆、国漆和金漆。夏立军介绍,最新的考古证据表明,早在8000年前,杭州跨湖桥的先民就已经对漆的性能有所了解并开始使用。留心查阅,我们还会注意到关于树木名称的汉字都从木旁,例如:松、柏、榉、杨,唯独“漆”字从水,因为割开漆树干流出的这种汁液,具有优良的物理性能和化学性能,不仅在艺术领域发展出辉煌灿烂的大漆工艺文化,在古时还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在春秋战国时期,大漆就广泛应用在武器防腐、战车标识、器具制作等方面,今天大漆依然应用于舰艇防腐、飞机仪表盘等军工、工业设备、农用机械、手工艺品和民用家具等领域,从这个角度看庄子所担任的漆园吏,也许官职等级不高,但管理的却是一项非常贵重的资源。漆与丝一样,是中国人的独特创造,与茶叶、瓷器一道,体现了中国人生活的品位和质感。作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它延展了“华夏文明五千年”的历史界限,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堪称“民族瑰宝”。


刻苦磨练 掌握顶级漆艺水平


关于大漆的特性,有好几个流传至今的成语颇有代表性。白艳萍举例说,有“漆黑一片”“如胶似漆”还有“曲水流觞”。她解释,其实刚取出的漆并不是黑色的,是透明的粘稠液体,经过一段时间的氧化才变成近似于黑色的深褐色,而高度粘稠的特性赋予其具有涂料、造型等功能。古人“曲水流觞”用于盛酒的觞——酒杯之所以能够漂在水面上,也是因为酒杯由漆制成,因而非常轻盈。而大漆工艺流传发展到今天,已囊括漆器、漆画、漆家具、漆工艺品四大门类。

夏立军坦言,自己并非一开始就找准了学习漆艺这一条路。儿时曾随木匠舅舅做家具烫画的经历,是夏立军心中一段美好的记忆。上世纪90年代一次去北京出差参观故宫看到清室漆器的“震撼”经历,唤醒了他心中的艺术情结。经过不断地搜集资料和尝试,他最终下定决心要去北京拜师学艺。而那时的白艳萍,在哈尔滨师范大学完成美术设计学业之余,一直找机会想在专门的艺术加工领域继续深造。两个渴望学习的年轻人,找到了清宫造办处第五代传人,“金漆镶嵌髹饰技艺”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柏德元学艺。二人的勤奋与坚强获得了大师的认可。白艳萍一度因为大漆过敏严重,浑身肿胀起满水泡,但依然咬牙坚持。从1998年拜师到今天,二人只要有时间就去学习,北京到哈尔滨的路已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今天两个人都已位列故宫博物院漆器修复组成员,拥有修复故宫漆器资质,同时在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进行备案。


立足本省 创作出独具北方艺术风格的作品


拥有高超的技艺水准,如何创作出独具特色的艺术题材,成了二人不断研究的新课题。白艳萍介绍,黑龙江的冰雪文化最具地域特色,不同形式的雪赋予了漆艺创作者不同的感受,为漆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灵感和造型符号。大漆特有的艺术语言,也适合表现北方的人文、风物特征。以冰雪、冰灯、白桦、丁香、鹤、太阳岛、松花江、索菲亚教堂等为主题的一系列风格苍莽豪迈又体现本省特征的漆画一经创作出来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漆柜、漆首饰盒、大漆茶具、大漆文具、金漆手镯等系列工艺品的开发,迅速在我省高端礼品市场占据了一定份额,为龙江漆艺注入生机活力。在脱胎、木胎漆器之外,他们的工作室还成功开发出黑陶胎漆器艺术品。

7月15日省非遗中心策划推出《非遗在直播》直播节目。夏立军、白艳萍通过抖音平台“文旅龙江”,向广大网友讲解展示“大漆工艺”,当天共有2.2万人点赞,销售额超6万余元。大漆工艺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正在加速为我省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认可。夏立军说,相对于漆艺产地和漆艺艺术家集中地区,我省起步晚,至今也不过三十多年的历史,但市场和发展潜力巨大。

夏立军介绍,漆工艺品的特点是制作成本高同时附加值高。大漆原料的价格较为昂贵,其收割标准严格,有“百里千刀一斤漆”的说法。漆工艺品的制作周期也较长,一个简单的脱胎漆器需要做石膏胎、裱夏布、刮粗灰、刮中灰、刮细灰、刷初漆、磨亚光、退揩推等诸多繁复环节,通常需要2个月以上的时间。复杂一些的漆器制作周期更是要半年以上。希望我们的学艺经历和漆艺作品,能吸引我省更多的人能关注、了解、投身到漆工艺行业中来,一同将龙江漆工艺提升到更高的水平,迈向更广阔的市场。


★编辑:毕诗春   

★责编:那   可
★监制:施   虹
★《黑龙江日报》专副刊中心出品
★版权归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注】本平台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异议,请联系编辑。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