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逃离智能宾馆的围困
作者:卡尔·弗里德利克
2018-05-11 15:07:47

背景介绍

卡尔·弗里德利克是美国著名科幻作家,他的小说《安全之门》讲述人工智能宾馆的负面作用,本文为小说的结尾部分。

demo.jpg

未来智能门也许就是如此复杂的

“真他妈的!”洛加对着这个牢不可破的门怒目而视,却又无计可施。他真想找个好用的旧式撬棍,一下子把门砸开。他不顾屋里到处是一片湿滑,大步向安乐椅奔去,结果一下子跌倒在椅子里。

“等一下!”他大声叫道,困惑地皱着鼻子。他顺手打开了椅子的开关。

“早上好,先生。”椅子说,“您愿意做背部按摩吗?”

“待一会吧,”洛加说,他急忙提问,“请告诉我——你能和床相沟通吗?”

“是的。”

“你是怎样做的呢?”

“使用宾馆的局域网。”

“太好了。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洛加高兴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却又不慎撞伤了膝盖。他在椅子背上发现了网线,沿着线找到了墙上的插座。“我这样对你,非常抱歉,椅子。”他边说边把网线一把拔掉了。如果幸运的话,宾馆的整个控制系统都会完蛋。

他从便携式电脑的箱子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他准备今天讲话的文稿。稿子也都湿透了,可是洛加顾不上这些了。他需要用夹纸的曲别针。他把曲别针掰直,将一头塞入到墙上局域网插座的中心。他从地上重新找回电咖啡壶的电源线,把裸露出来的“热”线缠绕到局域网插座上曲别针突出的那一头上。然后他把咖啡壶的电源线插到一个电源插座上。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拿着裸露的电线的另一头,插到局域网插座的地线上。这时,只要向宾馆的局域网里输入120伏特的电压就能大功告成了。

他满怀希望地等待着,可是什么事也没发生。洛加失望地将头顶着墙。他绞尽了脑汁,再也没辙了。没准有一个电源保护器,或者是个高阻抗的串联电阻器。他用头轻轻撞了几下墙。对了,肯定是有一个绝缘的接口。他拔下交流电源,然后用他的宝贝——瑞士军刀,卸下了局域网插座的盖板螺丝。在把局域网插座从墙上拉下来之后,他看到了接口的装置。他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就给这个绝缘电路设置了旁路。然后,他再次插上电源线。

传来一阵轻微的咝咝声,然后又没声了。

此时的洛加,就像是在尽情地享用着醇厚的美酒,吸着燃烧的绝缘物辛辣的焦味,他看到从他的杰作里边飘出了一缕轻烟。然后,在万籁俱寂之中,他听到从门口传来清晰的“喀哒”一声响。他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拉下门把手,觉得门锁机械设置解除了,他猛地把门打开了。

“万岁!我解放了!”

他把门里边的插销拉出来,确信门再也不会完全关死了。然后,他迅速跑进屋内,将他的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儿地都收进他的旅行袋里。尽管他的夹克衫已经湿透了,他还是穿上了。他一手提着旅行袋,肩上扛着电脑包,他径直向门口走去。到了门口,他不禁停了下来。

回眸望去,他观察着这场恶战的场景。房间里,水珠还在墙上滴滴答答地流淌着,这哪儿还像是高级宾馆,简直更像是他家里简陋的工作间。不知怎的,他觉得有点不愿意马上离开这里了。他用拳头轻轻敲着墙。我得要求赔偿!

他肯定不能接受宾馆所给予的免费居住一周的赔偿——这种未必能实现的条件实际上仍然是一种揽客的促销手段。可是他确实觉得经受了这场折磨,他理所应当得到补偿。毛巾,或许我走的时候应该顺便带走一块宾馆的毛巾之类的东西。想着他不由得笑了起来。他飞快地跑向被他搞得一塌糊涂的战场,一手抓过他的战利品,顺手塞进他的行李袋里,然后飞奔出门。当听到背后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他不禁吓得浑身一阵哆嗦。

在他穿着湿漉漉的袜子、踏着嘎吱乱响的鞋子向电梯走去的时候,洛加心中暗想,但愿他刚才只是摧毁了一个当地的网点,而电梯可能仍然是完好的。尽管他不喜欢此时被封闭在这个空间中的想法,但是当他按下了下行的按键之后,指示灯并没有亮。很明显,他刚才的所作所为造成的损坏,比他自己所料想的结果要严重得多。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咬紧嘴唇。如果没有富余的数据系统的话,所谓的安全系统就无从谈起。而保障安全正是他的本职工作。他想着不禁咯咯笑了起来。无论如何,这正是他的工作。

一个紧急出口的指示标志让他走到了楼梯间,他开始沿着楼梯一级一级往下走,从第21楼一直向一楼大厅走下去。在他往下走的时候,他的心情却在逐渐变好,他的愤怒之情慢慢变成了快乐。他觉得这很好玩——多年以来郁闷与厌恶的心情,今天终于得到了彻底解脱。

在走到第15层的时候,他才变得严肃起来。他今天要做一个讲演,而他写好的讲演稿的内容似乎有点不大合适了。他想着,耸了耸肩,可能是吧,在和宾馆的房间鏖战一场之后,以及在和一只活生生的泰迪熊相遇之后,他重新发现了自己的价值——包括他新产生的一个想法,即:强调安全不应该侵犯了人们的自由和隐私。无论如何,人们不应该用所谓的高新保安技术来作茧自缚。在他快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他点了点头,咬紧的嘴唇也松弛了,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今天早晨,他要做一个迥然不同的讲演,然后去寻找一份新的工作。

走到一楼大厅的门口,他停下了脚步,伸出手抓住了门把手。为了他个人的安全,或许还是干脆不去做什么狗屁讲演为好。

他转过身,继续走下楼梯来到了停车场。当他走近自己的汽车的时候,洛加斜眼瞥了一眼手里拿的过夜用的行李袋。“来吧,希尔多。”他悄悄说,“咱们赶快离开这儿回家去吧。” (摘自《安全之门》)

(编辑:李树泉 责编:赵宇清)

dem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