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诉与泪别 巴民众在血泪中迎来“灾难日”
作者:海洋
2018-05-17 16:33:07

承受近年来最惨重的伤亡后,巴勒斯坦人15日迎来第70个“灾难日”。

多家外媒注意到,巴勒斯坦民众当天举行的抗议活动比前一天明显减少。更多人走进为哀悼死者搭建的帐篷,送别亲友。加沙多家医院涌入大批伤患,因封锁缺医少药的医疗条件进一步恶化。

这一天,巴勒斯坦人在血泪中度过。

泪别

巴勒斯坦多座城市14日爆发抗议示威,遭遇以色列军队实弹射击和催泪瓦斯驱散,至少61名巴勒斯坦人丧生、3100多人受伤。巴勒斯坦卫生部说,15日又有两名巴勒斯坦人被以军射杀,另有约160人受伤。

“灾难日”当天,加沙街头的店铺大多数关闭,不时能听到人们追忆逝者的谈话。民众还利用社交媒体纪念死难者,贴出他们的照片,配上简短悼词。按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的说法,给人的感觉,似乎加沙每家每户都有人伤亡。

15日中午12时,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上空拉响警报,持续70秒,交通暂停。

14日示威中大约8名儿童死亡,包括一名8个月大的女婴莱拉·甘杜尔。15日,数百人为小莱拉送葬。女婴的遗体用白布包裹。母亲把女儿抱在胸前哭喊,“让她留下陪我吧,她走得太早了”。父亲护送女儿至墓地,亲手将她下葬。

亲友说,示威过程中,莱拉坐在母亲腿上,因吸入催泪瓦斯夭折。

法新社报道,数百人15日为23岁的亚赞·图巴西送行。小伙的父亲、50岁的易卜拉欣在送葬队伍中哭得不能自已。

中年女子乌姆·哈立德·阿什拉姆说:“我们这辈子差不多过够了,但这些可怜的孩子原本有大好人生。他们做错了什么?”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宣布建国。次日,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近百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此后,巴勒斯坦将5月15日命名为“灾难日”。

伤患

加沙多家医院15日挤满等待治疗的伤者及其亲友。

23岁的巴塞姆·易卜拉欣说,他的腿被以军打伤,他一度以为这条腿会因为耽误治疗而保不住。“没有那么多医生,他们没法照顾每个人,处理全部伤口。(伤患)数字让人难以相信,医生们没有足够时间。”

加沙13家公立医院和非政府组织开办的14家诊所原本因为医疗物资紧缺而捉襟见肘,重大伤亡事件使紧缺状况雪上加霜。

希法医院是加沙地带主要医疗机构,由于预料示威者中会出现大批伤患,院方提前设置户外诊疗站,加设床位。院长艾曼·萨赫巴尼说,医院15日接治约500名伤患,超过九成为枪伤患者,其中近200人需接受外科手术,大多数为骨科手术。

骨科诊室人满为患,手术进展缓慢。截至15日中午,希法医院的医生们在12个手术间内做完40例骨科手术,还有80名伤患苦苦等待。

按路透社的说法,15日,以色列在与加沙交界地区依然部署荷枪实弹的狙击手和坦克。以色列一方没有伤亡报告。

痛诉

28岁的巴勒斯坦小伙法迪·阿布·萨拉马14日在汗尤尼斯的隔离墙附近被打死。他的双腿2008年被截肢。法迪的兄弟哈尼说,法迪“对他自己都不构成威胁,更别说其他人了,他怎么可能成为目标?”

巴勒斯坦领导层认为,民众的抗议活动属和平示威,以军动用的暴力与面临的威胁完全不成正比。巴勒斯坦民族倡议组织主席穆斯塔法·巴尔古提说,以军以“罪犯的态度”,“用各种致命武器对付和平示威者”。

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谴责以军“令人震惊的致命暴力行动”。这一机构的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说,以色列有权依照国际法守卫边界,但致命武力应被视为最后手段,向靠近边界的巴勒斯坦民众动武没有正当理由。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宣布,定于18日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巴勒斯坦民众所处“恶化的人权环境”。

(责编兰继业 编辑路向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