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微信圈里的这几年
作者:徐亚娟
2018-03-20 17:11:02

我是个不太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人,与生俱来地贪恋温暖,生活得平静如水,这一点在电子产品和这些科技社交软件的使用方面,表现得尤其明显,在手机开始无缝隙覆盖的时候,我还是贪恋固定电话的踏实,虽然我80岁居住在农村的母亲都使用了手机,可我还是希望能安静地坐在办公室拨打固定电话,轻慢不经意地开始聊一个我也许思考了很久的话题。在微信开始使用的时候,我也还是喜欢手机短信的郑重与端庄。尽管如此,我还是卷入了使用微信的滚滚人潮,因为我很快发现,不用微信沟通,似乎我已经没办法和朋友们同呼吸共命运了。

不记得什么时候注册的微信账号,通过查阅朋友圈才知道,我转发的第一篇文章是2013年5月16日,文章的题目是《莫言的短文(花两分钟看完)》,文章的内容是从一位先生看到了已经离世的太太舍不得用的一条名牌围巾而引发感慨“再也不要把好东西留到特别的日子才用,你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特别的日子”,文章的结尾是,“活在当下,顺其自然”。说真的,这篇文章我肯定至少在不下10个人的朋友圈里看到过,似乎作者也并非莫言一人,细细想来,我也是一个对文字有一定鉴赏能力的女子,如若不是当时觉得怦然心动肯定不会盛情推荐,可是,在我今天翻来看,我忽然怀疑这真是莫言先生的文章吗?我还在想,我既然读了这篇文章,肯定是有所收获的,我发现,其实我一直生活得顺其自然也一直活在当下,文章里把名牌的围巾留着重要的场合戴,漂亮的酒具放在酒柜里的做法,那是我父母那代人的生活方式,已经不是我这个年代以后的人的生活方式了,我经常是把商场里买来的衣服鞋帽穿戴回来,我的漂亮酒具已经被砸得缺杯少碟不成套了,我发现我周围的小同事们每天在电话里和爱人声泪俱下地诉说情意,很少提起洗衣做饭。现在想来,我当时转载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没有仔细阅读思考,我是按买一件家具的眼光把这篇文章转来装点我的朋友圈取悦我的朋友们的。

我的朋友圈里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类文章就是《四十岁女人的忠告》《中年是一杯下午茶》这样适合中年人品味的文章,这篇忠告和下午茶我至少阅读了3遍,我敢肯定,我在任何一个朋友圈里看到都会打开浏览一下,四十岁对我来说早已经过半时日不多了,尤其是40岁女人文章里衣领竖起,发髻高耸,富有于心,成熟于智的格调与高雅我也无限崇尚,可是在生活的柴米油盐中疲于奔命的我离这样的女人相距遥遥万里,所以欣赏一下四十岁的女人喝好这杯中年的下午茶以告慰即将逝去不复重生的四十岁吧。

我曾经一度准备把朋友圈作为我的电子日记,偶尔记录影印一下生活的点点滴滴,现在看来,我生活中只有这么几件事,第一件事,格调高雅地吃,面包烤得特别成功很快就吃掉了就来不及发照片了,能够发到朋友圈的都是烤得不堪入目面目全非放在桌子上没人吃的,我试图按照一个冷笑话的标准端上来,我一个人回家吃一口残汤剩饭的场面断断不能登上我营造的小资高雅的朋友圈啊。第二件事,我的城市下雨了,下雪了,刮风了,还有时髦的雾霾了。我现在看当时发的图片,已经记不起当时到底是什么样的天气,我初步推断以我这样矫情的脾气,定是当时我的心情下雪了,下雨了,刮风了,雾霾了,至于在这样的天气背景下发生了什么,鬼才知道,还不如我少年时期记下的流水账让我有时间回忆呢!2014年1月30日马年春节,全家聚餐的时候,我在朋友圈里放了一张我穿上一条1993年的绿色裤子的照片,我有点小小自恋,但是缺乏对自己容颜的极度自信,这也是我朋友圈里唯一一张我自己的照片。记得我当时找到这条翠绿色的脚蹬打底裤穿在身上的时候,很多青春年少的往事再现眼前,1993年到2014年,整整21年的时间,我从20岁跨越到了40岁,我该有多少故事可以讲出来啊,我该想起多少伴我成长的朋友啊,我会流多少眼泪有多少次微笑啊,而所有的这一切就这么轻易地被一张照片不着痕迹地一带而过,20年的岁月踏雪有痕落地无声,让我备感欣慰的是我的朋友都看懂了我的欲言又止,看懂了我花红柳绿的背后静静流淌的忧伤。

demo.jpg

冯亚发《偶遇空间》 版画 126×88 2013年

在我的朋友圈里还有比较实用的一类信息就是代购和投票。我这里的代购有衣服鞋子儿童用品保健品化妆品,有大米海参木耳蜂蜜等山珍野味,有自制的阿胶膏冷面咸菜,货源来自美国英国澳洲法国日本韩国,吉林山东新疆甚至老家的村子,我一直尊重朋友之间的资源共享,崇尚朋友间的相互扶持互助、抱团取暖,和那些反感代购信息的朋友不同,我差不多支持每个人的事业,也不在乎他们占用了我的空间资源,在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下,我也积极地帮助转发、扩散,对于我确实需要的物品,我也就在朋友的手里买过来,好在我对这些都没有什么计较,好东西就多用一点,品质差一些就下不为例,也算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在韩国读书的外甥女做起了韩国化妆品代购,我的很多好朋友用上了她代理的化妆品,小女孩懂事大方,对我的朋友极尽优惠,客户成金字塔式累加,她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依托这份代购事业读完了大学,甚至在一个二线城市付了房子的首付,我觉得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这个小女孩的故事是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值得笔墨书写。

时间进入2015年,我的朋友圈里拉选票的帖子开始蜂拥而至,唱歌的跳舞的弹琴的画画的,援疆的学校的酒吧的公安局的,好像到处都开启了网络投票模式,于是,我热火朝天地帮别人拉选票,被人拉去投票,在此过程中居然了解了一些评选刷票的内幕,那些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伎俩让人大开眼界。

说过了朋友圈,就不得不说说我的微信好友,我的朋友圈子非常简单,同学同事好友家人,于是在这几个范围内,我的好友就变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群,在我最初和每个人都是一对一的微信好友时,我们都还可以有的聊,自从把人按“群”划分以后,我发现原来都不是能随便聊天的。举个例子来说,我的家人群里,有小叔子妯娌小姑子公公婆婆,这是丈夫家的所有家人,我们经常在这个群里转发一下天气预报,防盗防诈骗的提示,发个红包,发个祝福,点个赞,有用的话一句不能说。聊工作的事,公公婆婆退休多年,难免担心。聊家长里短,妯娌和小姑子婆婆完全不在一个立场上,难免触怒了谁。聊购物,兄弟俩都对两个媳妇的消费观念不满意,柴米油盐可以提,可是你见过哪个女人把柴米油盐当作购物话题呢?聊孩子,在这个群里除了两个媳妇是别人家的人,其余的都是老太太的命根子,无论是批评小孩子还是批评大孩子都是在自讨苦吃,所以我们的家人群里说的都是莺歌燕语,气氛一片大好得不能再好,我们不聊天。一样的问题也体现在同学群里和两个人以上的小团体的朋友群里,如果想在一个群体里找到存在感安全感,首先要找到立足之本,那就是至少不让大家厌烦你,所以聊天就要找大家都高兴的话题,那需要的几乎是易中天聊三国的本领了。

因为与生俱来对于文字的热爱,对于朋友圈里坚持文字原创的朋友一直尊敬有加,无论他们是三言五语的感悟还是通篇流水的记叙或者质量上乘的整篇,我都心怀敬意地阅读,诚意满怀地点赞,感念朋友心不落锁的真诚,感念到处都是鸡汤段子的今天还能有一份记录生活的端庄态度。

我一直感谢我的微信里几个很少说话的好友,那也几乎是我生活中值得信赖的朋友,我们只是换了一种沟通方式而已,默契信任的感觉从来不曾改变,我们端庄周全的对话几乎都可以一字不用更改地作为公文使用,其间彼此的生活感悟几乎都可以印刷发表,彼此的尊重和善待体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里。

无意评说长短,作为一种沟通方式,微信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无处不在了,在这无障碍的沟通中,令我无语令我困惑的是,你离我是越来越近了,还是越来越远了呢?

(编辑:杨铭  责编:晁元元)

demo.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天鹅》,共享文字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