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结婚生育 独身人数逐年上升 空巢青年需要心理关爱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张同 李国玉
2021-03-24 13:56:48

最近一条“为什么空巢青年越来越多”的话题冲上热搜榜,点击量超过6232万。据中新经纬发布消息,2021年将有9200万独居的空巢青年。记者走访了解到,我省空巢青年数量也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其中空巢女青年多数并未摆脱“年纪轻时不愁嫁、岁数稍大愁不嫁”的怪圈,由此也带来种种社会问题,甚至给诈骗犯罪提供了温床。

一周前,大庆市警方公布一起手法非常老套的“杀猪盘”诈骗案,38岁单身女性田某,在只见过照片情况下迅速陷入热恋,并听从男友建议投资外汇,将30万元汇入指定账号后男友随即消失……

据人民智库发布的数据显示,绝大多数“空巢青年”是主动选择独居的。

不想被人改变

高冷白领 选择“任性生活”

“我小的时候,父母就说我任性,确实是这样。”大黄是一家电信企业的部门经理,涉及基础设施市场推广,收入不菲,接触的人也多,但37岁的她,仍然选择独自生活。大黄老家在伊春林场,是家中的独生女,19岁考上省城一所高校。“我的初中同学,孩子基本都奔20岁了,有的在上大学,有的已经工作甚至成家,做姥姥和奶奶的都有了。”说到这件事,她也有遗憾,毕竟孤身一人面对生活,至今都让父母忐忑不安,时时挂念。

“其实,我并不讨厌和异性接触,但随着从身体到心理的深入了解,总让我感觉不安。”大黄并不避讳自己的心态。16岁时,就有男孩子追她了。“我交过几任男朋友,就是准备婚嫁的那种,相互间的猜疑、争执、忍让、暴发,最终都让情感化成了泡影。”相比于总有约束的两人生活,大黄越来越习惯一个人待着。

随着年龄的增长,大黄这种任性和洒脱也越来越无力,与自己各方面都相当的“对象”,基本都成了已婚人士,她时常感到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难以融入平凡生活

文艺女青年 钟情“创作人生”

虽然被身边人称为小雅,其实她已经32岁了,小雅是个网络作家,白天朝九晚五地上班,夜晚则在电脑前驰骋,创作一些“口水小说”。她有一颗爱幻想的心,虽然写过无数个男才女貌的故事,但她至今还是一个人过日子。28岁前,她还搭理那些替她介绍对象的人,之后就很少去相亲了。

“我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恋情,他写诗,说自己不想结婚,后来才知道他早结过婚了。”小雅骨子里是个文艺女青年,中午爱和闺蜜到小资情调的店面坐坐,或者看一场电影。“感觉自己很飘,但又很舒服。很多女性都像我一样吧,所以我的作品会有读者。”她说,自己可以选择一段幸福的婚姻,也不缺少能够包容她的对象,但她不想让自己的行为习惯、思维模式、情感定位,去干扰别人的现实生活。

现在像小雅这样的女性并不少,游戏玩家、旅游达人、职业作者、微号小咖、平台网红等等,她们有着自己的行为方式,也想碰到“情投意合”的人,但往往遇到的都不是。

不想为另一个家“犯愁”

小家碧玉 享受“待字闺中”

28岁的碧玉有些胖,她说自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快乐日子,不想再为另一个家“犯愁”。她的父母都是公务员,希望女儿能快乐每一天,在婚姻大事上并不强求。

“23岁时我差点儿结婚,那时我也没这么胖。我和他都是独生子女,对生活没有更多的把握,相互间不是那么满意。商量婚事时,那些琐碎的事和观念冲突,让两家人时时出现争议,大家闹得都不愉快。”这次婚嫁最后泡汤。碧玉和父母的感情很好,不愿意他们再为自己的事烦恼。“每天上班工作,下班陪他们,星期礼拜见见朋友,假期出去旅游,也非常快乐。”她说,相比于周围子女30岁后还没有伴侣的,她的父母还算安心,自己也觉着可以快快乐乐地继续过这种“待字闺中”的小日子。

“想想买房买车、与婆家人相处、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生老病死这些事,哪一样都让人头疼。还是悠哉一些的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碧玉说,自己单位同事5人,有4个目前都是单身,她年龄最小,那3个年龄都在35岁上下,也和她一样,与父母住在一起。

24小时没更新动态

“空巢青年” 电话被亲人打爆

和上面三位不同,从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变成“空巢青年”后,小雪成了家长和朋友的心病。她告诉记者,毕业后就独自留在哈尔滨工作,几次恋爱让她心碎,逐渐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有一次,她突然生病,在家中昏睡了两天,当时手机都被亲友呼叫至关机。从外地赶来的父母,请开锁公司开门进屋后,才把她送到了医院。

从此以后,家人和亲友几乎每天都要发信息或者查看小雪的朋友圈状态,只要八九个小时没更新,亲友就开始询问,如果超过24小时没消息,家人的电话简直可以用轰炸来形容。小雪说,自己是逐渐变成“空巢青年”的,也知道会给家人和自己带来很多困扰,但不能仅仅为了“脱单”就改变自己的状态,可能随着年龄的增加,还会有更多因空巢产生的问题,但是在没有遇到理想的选择前,她还会坚持这样的独居。

业主群、购物群成相亲群

涉及独居女性 诈骗案每年增加20%

虽然一些人选择了“空巢生活”,但是他们的父母则努力通过各种方式,希望尽快为他们找到归宿。除了常规的相亲角、婚介公司,父母们也开始借助业主群、购物群等平台,网上推荐自己的子女。

哈市道里区某高档小区业主群,不知从何时起就变成了“相亲群”,居民孙先生说,一期、二期、三期的居民都在互相推荐。有的家长在群里甚至表示,推荐成功的邻居还有红包奖励。孙先生告诉记者,以前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相亲困难,但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一位从事防诈骗工作的民警告诉记者,仅自己所在的辖区,涉及独居单身女性的诈骗案比例每年都增加20%左右,金额最大的一起案件达到70多万元。而多数受骗者的个人信息都是通过相亲途径泄露的。受害人多数独居,亲友发现异常时已经被骗。

“空巢青年”需要心理关爱

社会应提供 更多服务举措

据人民智库发布数据显示,绝大多数“空巢青年”是主动选择独居。其中,因“想有自己的隐私空间”而选择独居的占比47.5%,因“自己的生活作息和别人不同,不想受到他人影响”而独居的占比39.2%。选择“一个人生活很方便”和“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单纯地想体验独自生活”的“空巢青年”,分别占比33.5%和32.2%。

全国两会期间,空巢青年也成为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有委员代表认为:空巢青年人数不断增加,一是出现身心问题的青年人数增加,二是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结婚率和生育率。都是需要急切解决的问题。

对此,国家级心理咨询师汪海洋建议,现在很多专家都在讲“空巢不空心”,家长不能只忙于提供相亲对象,应该从心理上关注子女为何选择独居,他们也是需要被看见被理解被尊重的;而社会也需要关注“空巢青年”这一群体,通过建立更多的社交本地化平台,丰富的社会社交活动,心理咨询服务等举措,帮助和推动“空巢青年”群体,向“筑巢青年”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