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齐人力短板完善养老体系
  来源: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作者:章琦
2020-09-08 15:07:41

有效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事关国家发展全局,事关亿万百姓福祉。如何解决好养老问题成为改善民生的重点任务之一。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我省正面临着人口深度老龄化带来的严峻挑战。当前,我省养老服务人才严重匮乏,已经成为了制约我省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瓶颈,因此,如何破解养老服务人才供给严重不足的问题,为养老服务打通“堵点”,消除“痛点”,显著提高老年人及其子女的幸福感,就必须补齐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滞后的这块短板。

demo.jpg

一、强化顶层设计,不断完善落实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机制

(一)规划先行。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关系到养老服务业发展质量,是保障改善民生的大问题。各级政府要按照党的十九大决策部署和《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的要求,结合实际制定完善适合本地的近、中、远期养老服务人才培养规划。人才发展规划要具有前瞻性、战略性,要与服务设施建设、社保体系建设、促进就业体系等相互适应;要坚持问题导向,找准突出问题,补强薄弱环节,完善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布局。

(二)构建多层次人才培养体系。积极构建“以职业教育为主体、应用型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层次相互衔接、学历教育和职业培训并重”的养老服务人才培养体系。一是充分发挥高校在养老服务人才培养中的优势,优化整合教育资源,分类分层培养各类专业技术服务人才。二是不断强化高专、高职等职业化教育在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教育的绝对主体地位。鼓励调动社会民间资本举办养老服务职业院校,支持社会民间资本、养老机构与职业院校进行校企合作,实现“订单式培养模式”。三是创新培训体系,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三)从供给侧结构改革发力,扩大有效供给,不断满足老年群体的有效需求和潜在需求。一是多措并举破解养老服务人才供给短缺难题。扩大中高等院校养老相关专业招生规模,放宽招生条件,打破地域限制,鼓励和引导大学生进入养老服务行业;积极吸纳城市下岗职工、就业困难群体和进城务工人员进入养老服务行业;与扶持贫困地区剩余劳动力就业对接,让更多的人投入到养老行业中来,增加收入,减少贫困,实现共赢。二是加强学校与养老机构的定向合作,养老服务机构为学生提供实习实践基地和就业岗位,院校为养老机构输送各类养老服务人才,从而形成闭环式培养。三是充分挖掘社会志愿者服务力量,借助社会组织和相关机构的力量共同协作,来壮大养老服务发展力量。

二、加大财政政策扶持力度,助推养老服务人才培养

(一)加大对院校基础教学设施的建设。在院校设置养老服务专业时,政府要优先对其提供经费支持,确保院校硬件设施和软件设施建设齐全;要加大对教师培训经费的投入,不断提升教师素质和教学水平。

(二)充分发挥财政政策杠杆的优势,解决养老服务人才培养资金不足难问题,确保该专业的生源稳定。例如实行报考养老相关专业学费减免、发放奖助学金、建立大学生入职补贴制度、设立专门的养老服务专项基金等,或实行“公费养老服务生”政策,即在与学校和相关部门签订协议的前提下,学生在读期间可以免除学费,享受各种补贴,毕业后按照协议内容从事养老服务行业相关工作。

三、完善政策法规体系强化制度保障

(一)完善养老服务人才薪酬待遇和社会保障体系。薪酬待遇是吸引人才的关键,目前我国养老服务业整体薪酬待遇水平较低,应重新衡量养老服务人才市场价值,确保养老服务从业人员平均薪酬水平不低于同等条件下服务行业人员的薪酬待遇,从而形成薪酬正常增长机制,以实现服务从业人员付出与收入待遇相当。积极出台相关优惠政策,激励用人单位为养老服务人才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险制度。

(二)健全人才激励机制。一是建立完善养老服务人才绩效考核制度,将考核结果直接体现在使用和薪酬待遇上,通过物质的奖励激发人才潜能;二是建立探索养老服务人才等级晋升制度,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养老服务队伍中来,为养老服务人才创造良好的职业发展空间。三是建立完善养老服务人才表彰激励机制,对具有突出表现和重大贡献的优秀养老服务人才给予物质奖励,授予个人荣誉称号,并进行适时地宣传和报道,提升养老服务人才的社会地位和职业荣誉感,提升社会对该职业的认同感。

(三)完善养老服务人才管理机制。一是尽快制定专门针对保障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和发展的法律法规,从法律层面上规定养老服务人才应享有的权利与义务,确保养老服务人才培养朝着法制化、规范化、有序化的方向发展。二是尽快完善细化职业资格和职业技能标准体系及职业水平评价制度,制定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的刚性准入机制,在职业资格、学历层次、技能水平、工作经验和服务态度等方面作出具体要求。三是建立统一的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管理平台,对养老服务人员形成“学习、培训、工作、考核、评价、晋升”等情况的动态管理和监督的智能工作机制,有效提高管理和服务水平。

【作者单位: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省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

链接

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大

根据现有公开数据,在机构和社区从事养老护理工作的人员总数不足100万人,机构从业人员近30万人,而持有国家职业资格证书的养老护理员乐观估计有10万人(从2009年至今,通过民政部鉴定的护理员不足5万人),加上各类培训证书,持证养老护理员共计20万人。其中40岁以上的占到一半以上,高中以下学历占七成,养老护理队伍的人数和专业技能都远远落后于现实需求。

 来源:《中国教育报》